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虚假诉讼未明 拒执罪先行

发布时间:2021-06-07 18:42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四川省玉宇环保产业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玉宇公司”,公司主人贺尚福、尹晓畅夫妻二人,2012年通过协议将公司全权委托给自然人苗光明和潘智二人,按托管协议内容经营管理玉宇公司。5年后(2017年)主人贺尚福要求收回公司时,托管人则采用社会手段驱赶主人,企图阻止主人要回公司。贺尚福无奈只有通过司法诉讼,2019年官司胜诉终结后,法院采取强制执行才要回了公司。
  这时托管人本该交接托管期间的一切手续及资料和财务收支状况,非但如此,在主人全然不知,托管人在上诉股权争议期间,利用控制公司印章之便,托管人之间和他人相互串通,跨省进行了一场两托管人分别扮演——代表原告和被告借款经济诉讼共5个官司,金额高达4千万元,官司诉讼中并未通知主人贺尚福知晓,但诉讼终结后,浙江慈溪法院迅速进入执行程序,要求主人贺尚福还款,冻结了玉宇公司市值过亿的资产——牡丹钢材市场。
  经浙江慈溪市人民法院已判决的三案总金额近3800万元,疑点重重,涉嫌严重虚假诉讼。主人通过艰辛维权,浙江省宁波市中院将其中的苗光明案2800多万元,涉嫌虚假诉讼立案重新审理。贺尚福同时对其他两案提起抗诉,浙江省慈溪市检察院也已受理。蹊跷的是:在苗光明案涉嫌虚假诉讼,离宁波市中院开庭仅有7天关键时刻,慈溪公安来四川彭州将贺尚福以涉嫌拒执罪带走,羁押在慈溪市看守所。贺尚福在看守所,苗光明强迫贺尚福撤销在宁波市中院即将开庭的“苗光明虚假诉讼一案”以及在检察院受理的其他抗诉案件,要求把慈溪市5个诉讼案打包成5千多万元作为谈判的条件,贺尚福在看守所无奈情况下妥协了,与苗光明签下还款协议,苗光明写了谅解书后,慈溪市公安局取保候审释放了贺尚福……
  协议托管公司
  贺尚福和妻子尹晓畅于2000年在四川彭州市出资成立了一家四川省玉宇环保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玉宇公司’公司投资修建了牡丹钢材设备交易市场,地处繁华的牡丹大道中段,占地100亩左右,经营机电和钢材交易,共有商铺200多间,极具有影响力,商家一铺难求。
  2012年5月,贺尚福因特殊原因,无法正常管理公司,这时平时的好友,潘智道和苗光明趁机私下商议,请求托管此公司。2012年7月10日左右,潘智道乘飞机去美国洛杉矶找贺尚福妻子尹晓畅(尹晓畅多年居住美国),经几天多次商议达成共识,将地处四川彭州牡丹钢材市场托管给苗光明和潘智道二人,潘智道代苗光明在协议上签字。协议内容明确约定“苗光明、潘智道涉及处置公司资产和以公司名义借款及借款的使用需经尹晓畅同意,并通电子邮件确认方可施行”,“等贺尚福能自己操作公司或能与家人、员工见面表达他本人对玉宇公司的意愿的时候,苗光明、潘智道把公司的一切股份交还给贺尚福,然后贺尚福归还苗光明、潘智道的借款”(以托管协议为证,见图)。
  2012年7月-2019年12月,共8年时间,尹晓畅从未收到托管人(苗光明、潘智道)关于公司任何资产处置及公司借款的确认请求。这8年托管期间,市场租金管理费应收5千多万元由托管人收取,在托管之前玉宇公司自身无任何直接债务,只有对外担保银行贷款3580万元左右。
  鸠占鹊巢
  托管人野心浮出水面
  2017年11月,匪夷所思的是贺尚福有条件亲自管理公司,要求托管人苗光明、潘智道二人进行托管期间的清算并归还公司,多次要求未果。2018年3月19日,贺尚福去自己的市场,托管人苗光明安排社会上的人员阻止贺尚福进公司3楼办公室,并强行从3楼拖至1楼,扬言再来市场当贼打死(有录像录音和报警资料为证)。2018年5月,贺尚福无奈之下只有选择,在彭州法院起诉二托管人潘智道和苗光明要求返还公司及所有股权。2019年6月25日,彭州市人民法院经调查审理后,判决:玉宇公司所有权归贺尚福、尹晓畅所有。潘、苗二人不服此判决,上诉至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年11月29日,成都市中院作出驳回潘、苗托管二人上诉请求,维持原判。终审判决后,潘、苗二人继续不服,在2020年4月左右申诉至四川省高院,2020年5月四川省高院再次基于托管协议内容做出判决,驳回了潘、苗托管二人的再审申请。贺尚福胜诉后,通过彭州市法院强制执行托管人,潘智道和苗光明才离开市场。二人却带走了公司所有证照,公司印章及财务资料等。
  托管人煞费心机 掏空公司资产
  2019年6月,在彭州市法院做出一审判决时,潘、苗二人明知官司继续打,在不可能打赢的背景下,二人合谋在自己居住地浙江省慈溪市法院,利用控制公司印章、权证和财务资料之便,串通自己的朋友和亲戚,隐藏自己托管人身份和已签订的托管协议,制造公司借款协议和假流水,起诉玉宇公司,相继在慈溪市法院起诉了5宗诉讼,其中三个诉讼案快速结案。公司借苗光明2800万元,沈恩民800万元左右,何又儿200多万元,共计3800多万元。法院在公司主人贺尚福、尹晓畅全然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审理。滑稽的是,苗光明案是在潘、苗两托管人之间进行的一场诉讼,却以民事调解终结。三个案件在同一法院,同一律所(浙江慈中律师事务所)和相同两个律师(徐飘静,华君波)代理诉讼,而被告潘智道是代表公司,令人费解的是玉宇公司所有被诉案子,都未请律师辩护,潘、苗二人也未告知公司主人贺尚福、尹晓畅。三个案子共计3800多万元,每个案子从立案到结案都在1个月左右,分别以被告缺席判决和民事调解终结(有判决和裁定书为证)。
  飞来横祸
  2019年12月19日,玉宇公司突然来了浙江慈溪市法院两法官(徐峰等二人),要求贺尚福签字认领三案的判决书和执行文书等。由于贺尚福不在彭州,法院强制公司总经理唐春燕签字领取相关文书,一并签下了四个文书。并告知:两天前(2019年12月17日)慈溪市法院执行局已做出了牡丹钢材市场查封和拍卖预告。
  事隔5天后即12月24日,不可思议的是,慈溪法院就以贺尚福拒执罪,移送资料并报请慈溪公安已立案了,从签收文书到拒执罪立案仅5天时间(19日签收—24日立案,包含2天周末),贺尚福就拒执了吗?有慈溪公安文书为证(见图)。
  2019年12月19日,玉宇公司当天收到执行通知书时,才知道远在千里之外,该公司有三个已终结并已进入执行程序的三宗3800多万元的借款案。这时贺尚福十分惊奇,不可思议地飞来横祸。
  要命的印章
  托管人利用手中控制的印章,这时人们不仅要问:不知潘、苗二人还会以公司名义,要复制多少个数额不等的借款合同及协议进行诉讼呢?不让贺尚福知晓,在潘、苗居住地慈溪法院起诉,慈溪法院照样神速以缺席判决或民事调解审理终结,是多么恐惧的事情!
  我贺尚福正在苦闷的时候,慈溪公安又来彭州市以拒执罪传唤我。第二天即2020年1月8日,《民主与法制》报道了此事件《是真借贷还假诉讼》,慈溪公安才离开了彭州,案号至今还在慈溪市公安局未销案。
  为了维护自身的权益,我贺尚福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分别向宁波市,检察院、政法委、法院控告潘、苗二托管人,在慈溪法院的虚假诉讼,多次向最高院,中纪委、中政委、公安部、国家信访总局、媒体等相关部门投诉和控告此虚假诉讼,和虚假诉讼背后的保护伞。
  公司就三个正在执行的涉嫌,虚假诉讼案,向宁波市中级法院申请再审。2020年4月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分别正式受理,宁波市检察院通过举报投诉也相继受理。2020年9月宁波市中院做出了民事裁定书,将苗光明案(金额2800多万元)再审,驳回了对沈恩民和何又儿案的再审申请,并决定苗光明案于2020年10月29日开庭再审。
  2020年10月14日慈溪法院作出恢复沈恩民和何又儿两案的执行裁定,两天后(10月16日)慈溪法院又对沈恩民和何又儿两案作出终本裁定(暂不执行裁定)。
  终本裁定做出6天后,2020年10月22日上午,慈溪市公安再次以贺尚福涉嫌拒执罪,到贺尚福家中将其强制带走,羁押在慈溪市看守所。敏感的是,10月22日贺尚福被抓,离10月29日宁波中院开庭再审苗光明案,只剩下7天时间了。
  在看守所慈溪公安多次以涉嫌拒执罪提审贺尚福,询问中多次暗示“只要你跟苗光明的事协商好了,这个事情就了了”。这时苗光明的要求:首先要撤销在宁波市中院已立案的再审申请案,以及撤销在检察院已受理的关于沈恩民和何又儿案的抗诉请求,并要把在慈溪法院起诉的5宗公司借款案打包成5千多万元,由贺尚福签认还款金额,否则就在看守所老实呆着。检察官来看守所告知贺尚福“既然已签和解协议就不批捕了”。
  贺尚福被羁押5天后,10月27日玉宇公司收到来自宁波市中院通知:苗光明再审案原既定开庭时间(10月29日)推迟延后,原因是:“审判法官生病,不能按时开庭”。
  贺尚福说,在异地他乡深陷囹圄,我真的没办法,外面公司事务和若干事情需要我出面处理,只好无奈地按照苗光明的意思走,必须妥协,在已被羁押30天后的11月23日,我五味杂陈,万箭穿心般签字撤销了——在宁波市中院苗光明涉嫌虚假诉讼再审案,撤销了在检察院已受理抗诉监督的沈恩民和何又儿案,苗光明再次乘人之危,胁迫签下了5千多万元的所谓和解协议。4天后苗光明才写了谅解书,慈溪公安于10月28日释放了我,之后并按公安要求,才写下了《停访息诉承诺书》。
  是真拒执还是手段?
  玉宇公司主人贺尚福两次被慈溪市公安局以拒执罪传唤, 调查、羁押。
  2019 年 12 月 4 日托管人与主人之间的股权争夺战,法院终审判决,以托管人败诉而告终。这时托管人和公司之间本应该进行依法交接,并非如此,而是通过彭州法院采取强制措施,才将二人依法驱离了市场,但二人带走了公司所有的资料、印章、财务凭证等。同年 8 月在一审败诉后,潘、苗二托管代理人在贺尚福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在浙江慈溪法院立了 5 宗关于玉宇公司,盖有公司印章的借款协议的民事诉讼官司,共计 4 千多万元,
  三起诉讼案,2019年分别在7月和8月左右在慈溪法院立案起诉,到终结不到三个月,公司 3800 多元的借款已盖棺定论,审理终结。托管人潘智道居然是所有案件出庭的被告,更滑稽的是,玉宇公司向托管人苗光明借款 2800 多万元,苗光明自己整理做出的借款协议和还款计划书,并自己签字盖上公司印章,向托管人潘智道展开一场诉讼,分别扮演原告和被告,法院并以民事调解裁定终结,也就是二托管人之间展开的一场诉讼。托管人不交出公司印章,权证资料,公司无法正常经营管理的背景下,2019 年 12 月 9 日,新成立了一家,四川省爱光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光公司),股东贺尚俊(系
  贺尚福妹),玉宇公司将市场管理经营及所有土地、房产打包租赁给爱光公司,注意的是新公司成立之时,贺尚福并不知晓远在千里之外玉宇公司有诉讼官司,纯属为了方便公司正常经营和管理,不得已而为之。但慈溪法院以新成立的爱光公司收取租金和管理费,没有全部用于履行执行款,作为拒执之嫌。
  滑稽的第一次以涉嫌拒执罪,慈溪公安开始传唤调查:爱光公司是 2019 年 12 月 9 日成立,2019年 12月19日慈溪法院突然到四川彭州向贺尚福送达执行通知书,爱光公司成立在先,慈溪法院执行在后,成立在先的新公司就已成了拒不执行生效判决、裁定罪的行为呢?2020 年 1 月 7 日,慈溪公安单超以贺尚福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传唤调查,1 月 8日通过媒体报道了3起借款案《真借贷还是假诉讼?》,公安才草草了事离开。
  贺尚福说:2019年12月19日才签收慈溪法院送达的判决书和执行通知书,而 2019年12月24日慈溪法院就以贺尚福涉嫌拒执罪移送慈溪公安立案了,也就是说,收到判决书5天时间,(含2天周末),我贺尚福就拒执了吗?在时间上,或许是在慈溪法院做出执行文书的同时或更早前,法院预知我会拒执,然后就以拒执罪对我贺尚福采取措施,相当于设定我先拒执,后领判决和执行通知书。可疑的是:法院同时送达《判决书》、《执行通知书》、《查封公告》、《拍卖预告》。难道这就是慈溪法院解决执行难的“创新”的方式吗?请问 2019 年中,慈溪法院还有多少未执行终结的案子呢?
  第二次以涉嫌罪抓捕羁押:贺尚福通过合法维权,看到一线曙光,离宁波市中院开庭再审苗光明虚假诉讼案,仅剩 7 天时间背景下,2020年 10 月 22 日,慈溪公安来到四川彭州将贺尚福从家中带走,同样是以涉嫌拒执罪,押送到慈溪市看守所羁押。 2019 年 12 月 19 日,贺尚福在收到慈溪法院送达的判决书、执行文书和查封公告时,法院已将玉宇公司名下资产——彭州市牡丹钢材市场全部房产及土地整体查封,至今未解封。查封资产市值过亿,远远大于三案总额为3800 多万元的执行款,且贺尚福在被抓之前慈溪法院已对三案做出暂不执行终本裁定。贺尚福拿回牡丹钢材市场后,市场1年的租金和管理费收入 780 万左右,300 多万用于偿还苗光明债务;另主动转入200万元到慈溪法院查封账户供执行;剩余 200 多万元用于公司正常经营安排。检察官始终认为,用于公司正常开支的200 多万元,未经法院同意就构成拒执。
  贺尚福说我在签收判决书、执行通知书、和查封公告等内容中,并没有规定公司正常经营的费用,必须要上报慈溪法院的批准。即便是200 多万元用于公司正常开支未经法院批准,但是法院查封的亿元资产还在,也并未转移和藏匿,不影响案件最终的执行。况且查封资产的价值远远大于执行金额,公安却在2021年2月7日以贺尚福涉嫌拒执罪移送慈溪检察院审查起诉。
  2021 年 2 月 20 日,慈溪检察院向贺尚福送达拒执罪审查起诉告知书,同时让贺尚福签“认罪认罚书”。近期慈溪检察官告诉贺尚福,签“认罪认罚书”后,方可轻判或缓刑。贺尚福说,这到底是我真的拒执了还是一种手段?最终实现以刑事犯罪迫害,达到虚假诉讼民事侵占的目的呢?
  疑点、怎么办?
  1、在慈溪法院已结案的三起诉讼,几千万的诉讼案件,却在1个月左右时间结案,难道慈溪法院办案审理的所有案件都如此神速吗?
  2、潘、苗二人托管玉宇公司8年间,收取了多少租金和管理费,又去哪里了呢?至今无从知晓。托管人为何不履行法定义务,与公司结算移交呢?
  3、5宗案件中的原、被告关系非常特殊:均为潘、苗二代理人之间或代理人的亲属和朋友,无串通之嫌吗?
  4、法院在案件审理中均未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要求:法院查清借贷发生的原因,时间、地点、款项来源,交付方式、款项流向、以及借贷双方的关系,经济状况等事实的严格审查,但是3案完全按照起诉人的诉求,采取缺席和调解结案。更滑稽的是:何又儿案当庭变更诉求,法院配合满足变更诉求人,达到快速结案的目的(当庭宣判)。苗光明案流水显示:从2012年到2018年56笔体外循环转款,并未转入玉宇公司实际账户,为玉宇公司所用。而是流向了苗光明控制的其它公司账户;沈恩民800万元借款案也是体外循环转账,流向苗光明控制的其他账户;何又儿系苗光明之妻的姐姐,无任何经济实力,是苗光明私人借给何又儿后,又以公司名义向何又儿签订借款协议201万元,然后再从公司租金收入中转走。更令人费解的是,在看守所签订和解协议时,苗光明要求受让涉案的所有债权人对玉宇公司的全部债权,其中包括封亚芬、王冲芬的已撤诉的债权,达到苗光明是玉宇公司唯一债权人的事实。这一系列操作,难道没有虚假诉讼之嫌吗?
  5、玉宇公司代理律师去慈溪调卷,多次被慈溪法院阻止,合法阅卷的权利遭到剥夺,后经多次努力主张权益,才调回了卷宗(律师要求全卷内容,法院告诉律师所有内容已调全)。卷宗内容异常,整套卷宗一系列材料显示:无诉状、受理通知书、举证通知书、开庭传票、判决书均无《送达回证》,沈恩明和何又儿案又没有开庭笔录。请问程序不正义,哪来的正义结果呢?
  6、整个案卷中,被告潘智道不出庭、不举证辩护,而热衷于领取传票、判决书和民事调解书,哪有这样的被告吗?
  7、非常滑稽和诡异的两次拒执罪侦查,(前面已写清楚了),难道没有以拒执罪刑事胁迫后,达到虚假诉讼民事侵占的目的之嫌吗?
  8、潘、苗二人在整个诉讼中,明知是公司托管人身份,为什么慈溪法院案卷中,不显示体现呢?事件暴露后通过若干渠道和文书告知了慈溪法院,但法院还是装聋作哑,不敢大胆还原事实真相和积极纠错呢?而是在宁波中院对苗光明案涉嫌虚假诉讼已立案,离开庭再审仅有7天的关键时刻,慈溪公安却以贺尚福拒执罪羁押在慈溪看守所,胁迫撤销在宁波中院已立案再审(苗光明虚假诉讼案)和在检察院已受理沈、何二案的抗诉请求,并在妥协的情况下签了5000多万元所谓还款和解协议(包括已撤诉的王冲芬、封亚芬二案金额),且当天支付了100万给苗光明,4天后苗光明也写下了啼笑皆非的承诺书(见图)。贺尚福被取保候审回到四川后,以公司名义又向苗光明陆续转款共计1143万元。2021年2月2日,公安再次传唤贺尚福到慈溪公安局,作询问笔录。2月9日并按要求写下了《停访息诉承诺书》(见图)。这些又说明了什么呢?
  本是清晰可辨的法律关系,而被人为操作,利用司法公权把简单的问题搞得如此复杂:潘、苗二人在与贺尚福的股权争夺中,四川法院已确定二人为托管人身份,败诉后就应该履行代理人法定义务,玉宇公司到底欠不欠代理人的钱,欠多少钱,对账结算不就清楚了吗?潘、苗二人本应该交回的印章、权证等所有的财务资料,法定义务结束后,大家本应还是朋友,非但如此,搞得纷乱复杂,事件暴露后,贺尚福合法维权,通过向中央、浙江,四川相关司法、政法、纪检等职能部门投诉举报遭托管人陷害和司法腐败迫害。我贺尚福认为:中国是一个法治国家,只要有一个职能部门出面,立案调查处理此事件,还原事实真相,就大白于天下了,或川、浙两省所有案件并案处理,也不就还原真相了吗?
  虚假诉讼必须重拳打击,构建法制中国和谐社会,公正司法、严格执法、重拳打击司法腐败。然而还是有些人,现在还敢以身试法,冒天下之大不韪,铤而走险,达到以权谋私、欲盖弥章、权力寻租的目的。
  相信正义不会缺席,只会迟到,跨省两案何时休……
  

 虚假诉讼未明 拒执罪先行



  

 虚假诉讼未明 拒执罪先行



  

 虚假诉讼未明 拒执罪先行

上一篇: 新疆的棉花不容玷污!新疆的棉花加工厂得有人管管了 !
下一篇: 实名举报河北省沧州市新华区小赵庄乡荣官屯村原书记郭录东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