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庆安教育整顿什么了?令人唏嘘

发布时间:2021-06-07 18:45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举 报 信
  我叫林长喜,庆安县居民,身份证号:23233019821029201X,电话13555356118。我实名举报庆安县人民检察院检察官隋伟忠,徇私枉法,公开干扰公安机关侦破案件,包庇袒护犯罪嫌疑人刘洪波犯罪团伙,性质恶劣,情节严重,令人发指。
  我于2019年10月通过在黑龙江省公安机关扫黑办实名举报刘洪波、周伟东非法放高利贷,并在2015年5月13日下午对我进行非法拘禁,暴力讨债,同时对我进行暴力殴打,还强行扣留了我三星2014款手机一部,又派人强行拉走我父亲价值20余万元的两台水稻收割机,致使我及我的家人、人身财产遭受严重损害。于2019年12月份,庆安县公安局正式受理了我的案子,经庆安县公安机关侦查,历经6个多月的艰辛调查取证,已经获取了多方面的有力证据,充分掌握了刘洪波和周伟东的违法犯罪事实,并于2020年5月初,将犯罪嫌疑人周伟东抓获归案,关押在绥棱县看守所执行拘留,主要犯罪嫌疑人刘洪波同时被公安机关网上追逃。在这期间隋伟忠多次到公安办案单位特警队找办案人员,干涉过问案情。2020年6月8日,庆安县公安机关将有关刘洪波和周伟东所有调查卷宗移交到庆安县人民检察院,对周伟东报捕,请检察院对已被公安机关执行拘留的人员周伟东进行批捕。2020年6月9日晚17.51分,隋伟忠联系我堂哥林长成说这件事怎么处理,又说非法拘禁最多也就判缓,没多大事,问你弟弟要多少钱,给点赔偿,把这件事处理算了。我堂兄说他做不了主,得和我商量。6月10日早上我堂兄给我打电话问我要多少钱,我说40万元。然后我堂兄和隋伟忠说了,隋伟忠再无回音。令人无法想象的是,6月11日本案主犯被公安机关网上追逃一个月之久的主要犯罪嫌疑人刘洪波莫名其妙地到庆安县检察院投案自首,而且去隋伟忠处自首,美其名曰隋伟忠成功劝服刘洪波自首。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隋伟忠没有第一时间直接将刘洪波送到公安局,而是对刘洪波进行录制口供,又去绥棱县看守所提审了同案犯周伟东,直到我上5点多才把主犯刘洪波移交给庆安县公安机关。刘洪波到公安局后,拒不交代犯罪事实,只承认案卷中的一件小事,检察院还把我提供的一张录音光碟弄丢了,犯罪嫌疑人刘洪波的手机也没有找到,公安局向检察院要刘洪波笔录,检察院还不给。给办案带来了极大的困难。众所周知,主犯刘洪波到检察院自首无可厚非,但做为公诉机关首先应该把犯罪嫌疑人交给公安机关侦办,隋伟忠这些反常举动无非是保护犯嫌疑人,替犯罪嫌疑开脱罪责。更有甚者,庆安县公安局针对刘洪波案件于6月13日成立了专案组,对刘洪波团伙非法放贷、非法拘禁、非法讨债等一系列犯罪行为进行侦查。公安局经过三个多月的侦查证据确凿,立案的又有4起刘洪波团伙违法犯罪的案件,同时报庆安县检察院隋伟忠处,结果都被隋伟忠驳回。
  检察官隋伟忠可疑之处:
  1、6月9日刘洪波还没有投案是网逃,隋伟忠如果没有和刘洪波商量,可能自作主张来解调解此事吗?
  2、刘洪波投案,为什么开始只交代了卷宗中提到王法奇的一件小事,对于我所举报之事拒不承认,避重就轻,刘洪波放贷多年,拘禁人打人的事多了,他怎么就只交代了卷宗中所提到案子,这是巧合吗?他是怎么知道卷宗的内容?
  3、卷宗没有送到检察院的时候,刘洪波没有出来投案,刚送到检察院就出来投案,这么巧吗?
  4、为什么投案去的县检察院,而没有去公安局?
  5、东北网6月12日报道,庆安检察院首例使用电话规劝犯罪分子主动投案自首,庆安县检察院检察官6月9日接到一男子打电话,说要投案自首,11日刘洪波投案,刘洪波早就知道是公安局在网上通缉的,为什么没有给公安局打电话?给哪位检察官打的电话?刘洪波怎么知道检察官的电话?还有刘洪波到案后在公安局做口供,说没有给检察院打过电话,自己直接去的。那就奇怪了,为什么刘洪波没打过检察官的电话,网上还报道称电话规劝犯罪分子投案,造假往自己脸上贴金吗,趁机名利双收包装自己。
  6、刘洪波的手机隋伟忠在没有确定是否有犯罪证据的情况下,为什么没有交给公安局,而是私自给了刘洪波家属,是怕刘洪波手机里有什么和隋伟忠联系的证据吗?等公安局在找手机的时候,刘洪波家属说手机找不到了。
  2020年12月中旬的时候我去庆安县纪委反映情况,纪委负责接待的人说这事不归他们管,让我去绥化市人民检察院举报去,然后我就去了绥化市检察院,绥化市检察院说三个月给我答复,等到4个多月没有消息,我在打电话问情况,给我的答复是他们没查出来什么。2021年5月份我邮寄了举报材料给政法队伍整顿第12督导组,督导组督导庆安检察院查明此事,检察院检察长陆贵星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检察院做笔录,约好5月20日下午两点我去检察院,在一楼大厅碰到随伟忠,我不认识他,随伟忠把我叫住,问我认不认识他,我说不认识,他说不认识你到处告我。我这时才知道他就是随伟忠,我说告你犯法吗?他没说话,我转身走出两米远,随伟忠在我背后骂我。我回头质问他,他不说话,然后让保安给我推屋里去了。这是什么素质?检察官都这样的素质吗?这样的人配做检察官吗?庆安县检察院是什么样的纪律?这样的检察院怎么能让百姓安心?四点五十分我做完笔录从检察院出来,在检察院门口停着一辆大众没牌子的轿车,里面有三个人,当时我就留意了,我出了大门往西走,这辆轿车一直在我后面跟着,走出200米左右的时候我去路南胡同里方便了一下,回来这车上下来三个不良青年,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把我截住,我说你们有事啊,其中一个说没事,我说没事跟着我干嘛?其中一个给了我一根烟,说给你根烟。多么可笑的借口,我说没事我就走了,然后我继续走,他们开车就在后面跟着,跟了我两个小时,最后我回家了,他们也没在跟着。我第二天去派出所报案,也把那三个人和车从监控里调了出来,派出所民警说现在也查不了,因为没对你进行人身攻击,查也没用。然后就让我走了。让人不能理解的是随伟忠怎么知道是我举报他?又 是怎么知道我下午两点去检察院?对于实名举报国家有明确规定,对举报人身份信息要绝对保密,是谁泄密?我从检察院出来跟踪我的人是谁指使?明目张胆的威胁,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后台?背后的保护伞又是谁?地方就像一张网,普通百姓举报没用的,背后是官官相护,权钱利益。
  政法队伍作为执法之公器、司法之利器,队伍不纯、不公、不力,甚至发生违法乱纪问题,出现害群之马,影响恶劣、危害极大,人民群众深恶痛绝,势必严重削弱政法机关的公信力,严重践踏社会公平正义底线,严重损害党和政府形象。为此,要在政法系统开展教育整顿,来一场刮骨疗毒式的自我革命,坚持刀刃向内,彻底割除毒瘤,清除害群之马,确保政法队伍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

  庆安政法队伍整顿,你们整顿什么了?

上一篇: 桐梓县耍流氓计划生育政策执行双重标准
下一篇: 中意保险可以买吗?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