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曝光:浙江绍兴越城区北海街道青甸湖村非法、野蛮、暴力强拆,谁给的权力

发布时间:2021-06-20 13:32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曝光:浙江省绍兴市越城区北海街道青甸湖村非法、野蛮、暴力强拆,草菅人命,谁给的权力!

  事件经过:

  事件发生在浙江省绍兴市越城区北海街道青甸湖村,在这个平凡的村落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野蛮、暴力强拆事件,在绍兴市越城区北海街道青甸湖村,一向勤劳善良、安分守己的农民吴法强,被当地政府视为“钉子户”遭到了惨无人道的打击,因为强拆,我经营了30多年的养殖场被暴力强拆,我的妻子邵爱玉受惊吓过度,因此丧生,老母也被吓成神经病,疯疯颠颠,经治疗后几年才有好转,我为了阻挡强拆,用汽油自焚,被烧成重伤。以自焚方式抵抗强拆,这在当今中国是罕见的,也是非常恶劣的。

  由于原村党支部书记李海林腐败,导致村集体255间厂房、仓库、营业房和20亩地的营业房收不到租金,只有把我们村民赖以生存的承包地卖掉。我要他们村务公开、他们无法做到,使我成为了钉子户。由于至今村务无法公开、村集体255间营业房和20亩地的营业房拆迁款至今下落不明。我拒绝卖地和拒绝拆迁。于2014年12月4日。也就是国家的宪法纪念日、他们就动用绍兴北海派出所警力(几个人)洪达保安公司(黑社会组织)北海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近200人和大型机械,在青甸湖村 村干部的参与和配合下,包围强拆我的原生态养殖场,财产被抢夺一空。我的原生态养殖场是我们俩夫妻近30年的奋斗、白手起家:没有休息日、不论白天黑夜、不管刮风下雨,通过三代人的共同努力、且被这些没有人性的地方政府官员以违法违章为由强制拆迁,展现了赤裸裸的公权暴力。我的原生态养殖场是我初中毕业、自己创业、有合法权证、经过三级政府农业部门批准的合法养殖场。我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被非法野蛮剥夺点火自焚,以抗拒暴力强拆,他们反而说我妨碍公务、逼我签订赔偿协议,被我拒绝。他们就把我关进看守所:由于我伤势未愈出院、我怕伤势发炎死在看守所里就违心地签了150万元的赔偿协议,之后我就依法上访了:还在北京聘请了律师帮我维权,由于我依法理性维权、加上杭州G20峰会,他们第二次把我关进看守所:还把我有四级政府批文的合法房屋也强拆了。还逼我俩个女儿和我70多岁的老父亲都签了字,我拒绝签字继续依法上访维权。他们第三次把我关进看守所、还判了我二年有期徒刑。我起诉到中级法院和省高院都被驳回。我从2018年5月10日刑满释放出狱:继续上访和聘请律师,我相信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正义永远不可能缺席。

  中共中央政法委主办的报纸《法制日报》曾在2020年2月23日刊登评论员文章,有这么一段话说得很好:"把知道的真相告诉大家,是一种正义;把明白的常识告诉大家,是一种责任;把目睹的罪恶告诉大家,是一种良知;把了解的事实告诉大家,是一种道德;”我现在把亲身遭遇 的事实在网络上公开,恳请社会正义之士助我一臂之力,帮我维权!

  我的妻子邵爱玉因遭到过度恐吓,惊吓过度,正值壮年突发疾病去世。强拆过去将近两年的2016年7月28日,政府又对我以妨碍公务罪进行逮捕并判刑。

  我的涉案建筑搭建时经过合法审批,不属于违建。绍兴市越城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在2014年11月28日发出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2014年12月4日进行强拆,未设定法定期限,没有给我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机会,违反了《行政强制法》的规定,属于程序违法。所以结合刑法第277条的规定,我不构成妨碍公务罪。

  我的原生态养殖场所有建筑都是合法的,有2009年的村委会出具相关自产自销的农产品,办理农产品自产自销证证明,养殖场占用面积有政府发放的土地使用证,我经营的原生态养殖场这么多年一直都向政府缴纳税务的,有当时缴纳费用税务发票为证;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合法经营,为什么在2014年12月4日就成了违法建筑呢?我向国家纳税时怎么没说我的养殖场是违法建筑?

  由于我之前一直要求村委会公开村务,村委会个别干部认为我是在和他们过不去,他们怀恨在心,就利用职务便利,伙同越城区北海街道相关官员,对我进行公报私仇,以各种手段打击报复,背后策划了这起非法、野蛮、暴力非人类的强拆事件。 在2014年12月4日强制拆迁前,越城区北海街道和村委会干部,从未和我协商养殖场要被征用等相关事项,更没有提到拆迁赔偿问题,越城区北海街道办事处直接派近200人左右强制执行拆除我的房屋和养殖场所有建筑,而且,强拆现场,我70多岁的老母亲下跪求情不要强拆,可这些所谓的执法队无视一个白发老人的下跪乞求,无视中国是法治社会,这完全是没有人性的执法,这明显是非法、野蛮、暴力执法,最终导致我的老母患了精神病;由于北海街道的野蛮、非法、暴力强拆,给我造成的经济损失是不可估量的,也是空前绝后的。

  以上字字血,声声泪,我拼搏一生,因为野蛮暴力强拆,我被逼自焚,我被害得家破人亡,从年收入数十万元到目前身无分文,一贫如洗。土地,房屋,财产,人权完全被颠覆,所述属实,如有虚假,本人甘愿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综上所述,浙江省绍兴市越城区北海街道青甸湖村非法、野蛮、暴力强拆,北海街道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强制拆迁前,未和我协商征用养殖场相关赔偿事项,直接非法拆迁,导致我的妻子邵爱玉因遭到过度恐吓,惊吓过度,正值壮年突发疾病去世。北海街道相关部门这种草菅人命的行径,是谁给的权力?你们拿老百姓的生命不当回事,枉法草菅人命,一手遮天,致中国的宪法法律与不顾,你们以权压法,把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上,在当今的法治社会,还有这么黑暗的政府部门,难道你们比法律还大?

  中央一直强调要以人为本、依法治国,可绍兴市越城区北海街道的行为做到了以人为本、依法治国了吗?你们利用地方权力,欺压百姓,欺上瞒下,和中央背道而驰,对抗法律,灭绝人性,草菅人命,剥夺我的生存权,拿老百姓的生命当儿戏,你们的良心何在?我在地方是本分的农民,我犯了什么法律?你们北海街道官员要灭我满门?我何罪之有?

  我强烈要求越城区北海街道还原我的农村宅基地房屋所有权和使用权,恢复我房屋建设,赔偿我的合法原生态养殖场所有财产,强烈要求依法赔偿因你们的野蛮、暴力、非法拆迁而导致我的妻子邵爱玉遭到过度恐吓、惊吓,突发疾病去世的人身意外死亡赔偿,包括我当时为了抗拒强制拆迁用汽油自焚,被烧成重伤所有经济损失,强烈要求依法追究相关村委会干部和北海街道办事处的参与者、策划者的法律责任

  我的生存权在哪里?

  受害人吴法强及家属表示,一定会坚持维权到底,并且向上级有关政府职能部门反映,要求绍兴市越城区北海街道办事处和村委会承担一切责任,并向有关媒体曝光绍兴市越城区北海街道的黑暗,同时向人民网强国论坛,新华网,今日头条,天涯社区,凯迪社区,新浪微博,新浪博客,澎湃新闻,中央焦点访谈,南方日报,东方在线,红网论坛,网易新闻,搜狐新闻,各地贴吧等各大网站新闻曝光,并向浙江省省长和绍兴市市长投诉举报,请求政府依法公正处理;并且,发帖请求社会各界有识之士的法律援助,还受害者和受伤者家属亲属一个公道,还弱势群体一个社会公道,为盼!

  申诉人:
  吴法强(又名吴法祥手机13575508931

  身份证号:330602196708234013)

  

 曝光:浙江绍兴越城区北海街道青甸湖村非法、野蛮、暴力强拆,谁给的权力



  

 曝光:浙江绍兴越城区北海街道青甸湖村非法、野蛮、暴力强拆,谁给的权力



  

 曝光:浙江绍兴越城区北海街道青甸湖村非法、野蛮、暴力强拆,谁给的权力


  

 曝光:浙江绍兴越城区北海街道青甸湖村非法、野蛮、暴力强拆,谁给的权力


  

 曝光:浙江绍兴越城区北海街道青甸湖村非法、野蛮、暴力强拆,谁给的权力



  

 曝光:浙江绍兴越城区北海街道青甸湖村非法、野蛮、暴力强拆,谁给的权力



  

 曝光:浙江绍兴越城区北海街道青甸湖村非法、野蛮、暴力强拆,谁给的权力



  

 曝光:浙江绍兴越城区北海街道青甸湖村非法、野蛮、暴力强拆,谁给的权力



  

 曝光:浙江绍兴越城区北海街道青甸湖村非法、野蛮、暴力强拆,谁给的权力



  

 曝光:浙江绍兴越城区北海街道青甸湖村非法、野蛮、暴力强拆,谁给的权力

上一篇: 请问在这里发贴举报有用吗?
下一篇: 河南老百姓是该相信官员,还是该怀疑法律呢?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