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正本清源,透过现象看江西正邦养殖

发布时间:2021-06-28 09:05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2021年3月26日,江西万安县枧头镇下路村农民谢志芳建立的养猪场被当地政府关停,关停原因,一是禁养区,二是无证经营。同时关停的还有万安县窑头镇城江村的养殖户刘厚忠,关停原因也是禁养区内无证经营,第三个关停的是万安县窑头镇城江村的养殖户胡献光,属于无证经营。不可思议的,是这三家关停的无证养猪场,都是江西正邦养殖有限公司泰和县分公司的养殖户,正邦泰和分公司并与这三家无证养殖户订立了《正邦养殖回收合同书》。正邦泰和分公司注册在泰和县澄江镇上田七组,法人代表曾康。我们知道无证养殖场,历来是政府打击的对象,那么,正邦泰和分公司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与政府唱反调?要知道,上述三家无证养猪场,无证经营多年,从一开始的一百多头猪仔,扩大到今年关停的时候,猪仔一千多头。因为今年四月中央生态环环境保护监察组来到江西,群众举报,正邦泰和分公司的所作所为才浮出水面。

  正邦泰和分公司是这样运作的。首先,穿上合法的外衣,在泰和县市场监督管理局注册登记,然后扛着正邦泰和县分公司大旗,用所谓的“公司+农户”养殖模式,来诱导农民养殖。换句话说,正邦公司提供仔猪,饲料,兽药,养殖户只要提供场地,人力,设施,就可以养猪致富。正邦的格式合同也是这样写明的,甲方为(正邦),乙方为(养殖户)。第一条,第1款:“甲方以记帐的方式提供猪苗、饲料,药物、疫苗等物料,乙方提供合适饲养猪只的场地,设施设备和劳动力;甲方负责猪只销售,在该批猪只全部销售完后,甲方向乙方支付本合同约定的养殖回收结算款”。善良的农户天真的以为合同明确约定了猪仔,饲料、疫苗都是正邦提供,自已不需出钱购买。其实,这是正邦养殖布下的一个陷阱。合同订立后,猪仔给你代养了,某一天,正邦公司要求养殖户贷款,养殖户反抗,又担心前面投入的设施打水漂。这时正邦公司又说,贷款不用本人还款,有公司担保,没有风险。就这样,2018年以来,正邦泰和分公司先后三次利用谢志芳身份信息,以正邦公司向商业银行担保贷款。

  2021年3月3日,泰和分公司第三次以谢志芳的身份信息,向山东省淄博市齐商银行贷款100万元,江西正邦集团向银行作了保证。借款合同约定100万是谢志芳经营贷款,但这100万,最后打入到正邦养殖山东东营分公司帐号,801125701421***507,成为正邦养殖的流动资金。我国商业银行贷款明确规定,经营贷款必须用于经营,不得挪用。


  第二次,发生在2020年11月1日,同样是江西正邦集团向银行作为保证,正邦泰和分公司以谢志芳的身份信息,向南昌市江西银行铁路支行贷款200万,合同载明,贷款用途:增加现有库存商品数量。同样是谢志芳的经营性贷款,这200万元最后打入了正邦养殖有限公司帐户:7989000423***54。

  2018年2月5日,正邦泰和分公司第一次利用养殖户谢志芳身份信息,向广西南宁市南洋商业银行贷款91.2万元,江西正邦集团提供担保,合同中贷款用途是这样写的:“购买猪苗及饲料”。最后91.2万打入到泰和分公司帐户,1992364***15,开户行中国银行泰和支行营业部。

  江西正邦养殖有限公司与泰和县分公司,把商业银行的经营贷款挪用成流动资金,扰乱金融市场秩序,江西正邦集团,参与整个贷款流程、,没有正邦集团的保证,商业银行不可能向谢志芳贷款391.2万这样庞大的资金。

  前面说了,正邦泰和分公司注册于泰和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应该遵守市场秩序,订立规范的合作合同,为什么像割韭菜,一茬一茬与无证养殖户订立合同。套路还是在那个《正邦养殖回收合同书》,
  合同第十四款是这样写的:“如因环保原因导致乙方不能继续饲养的情况,甲方给予乙方零结算,并且按100元/头向甲方承担违约责任,乙方对此无异议”。合同中甲方为(正邦),乙方为(养殖户)
  就拿谢志芳说,他建立的养殖场是无证的,并且是禁养区内。按照正常人的逻辑思维,可以想象养殖场的最后命运,这一点,正邦泰和分公司心知肚明。合同第十四条里也可以看得出,与养户订立合同的时候,泰和分公司就有了防范猪场关停,把猪场关停原因在合同中描述成一一“环保原因”,这样全身而退,既规避风险,又能攫取暴利,一旦猪场关闭,就实现合同中的“零结算”。如今,谢志芳在禁养区内建立的养殖场被万安县当地政府强制关闭,饲养的730头猪,被兰伟强运走,兰伟强与谢志芳是零结算,谢志芳一分钱也没有。但是兰伟强与江西正邦公司不是零结算的,730头猪,他从正邦公司获得了20万的丰厚利润。谢志芳反抗泰和分公司丧失商业道德底线的行为,泰和分公司拿着《正邦养殖回收合同书》,理直气壮,去法院!谢志芳“哑巴吃黄连”。《正邦养殖回收合同书》是带套路的,是因为它订立之前,兰伟强就有了防范猪场关闭的准备,已在合同里设立了违约陷阱一一零结算,通过合同违约,来获得暴利。其次,订立合同的对象,1,无证,2,无手续,3,猪场建立在禁养区,三,明知危害的结果,但是期望这种结果的发生。合同实施过程中,用“养猪脱贫致富”的心灵鸡汤,让养户扩大猪场,扩大投资,目的也是为了实现合中同猪场关闭的零结算,关闭的猪场规模越大的话,“零结算”的暴利就越多。养户刘厚忠,养户胡献光,他们的命运与谢志芳如此相同,在江西泰和县,万安县,一些养户法律意识淡薄,养猪致富心切,由于《正邦养殖回收合书》隐蔽性极强,导致养殖套路屡试不爽。正邦养殖的乱象,谁来治理,谁来监管!

上一篇: 维权第11天:徐文哲职务犯罪,批捕不看证据 只论“关系
下一篇: 请聊城市东昌府区第一硬 法院长李新英公开回复问题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