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漏网之鱼,恶行昭彰!敦促司法界的“孙小果”——北京东城法院赵军投案自首!

发布时间:2021-07-06 05:58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核心提示:举报造假者私刻三甲医院公章制假售假,北京东城法院院长赵军率一众司法人员对举报人先后实施跨省抓捕、网上追逃,甚至以侦测定位对举报人进行威胁恐吓。在赵军等人保护下,曾遭到几百起诉讼的造假私企在沉寂了几年之后,仍继续重操旧业。】
  在如今反腐持续高压态势下,北京东城法院院长赵军率一众司法人员以黑社会手段打击迫害举报人的恶行,如有诬告,笔者愿把牢底坐穿。其事实和依据如下:
  十余年前,全国各地电视台、广播电台曾铺天盖地的播出过这样的广告语:“利德治疗仪是家庭好医生,健康好帮手”、“不吃药、不打针就能轻轻松松地治好各种慢性病”。由于其电视广告宣称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等全都“可标本兼治”,在全国各地专卖店常常出现老年人排队购买的壮观场景。
  就是这个的“包治百病的利德治疗仪”,竟导致众多受骗老人被致伤致残。短短几年,北京退休老专家马小棣就曾免费为受害人代理了三百多起诉讼。《北京电视台》、《京华时报》、《中国消费者》等十余家媒体曾连续报道过该系列诉讼案。
  经中国裁判文书网查询,所谓“包治百病的利德治疗仪”竟是被天津中级人民法院和天津高院均一致判决并勒令禁止销售的造假产品!(裁判文书号:1999高知终字第8号)
  
  利德治疗仪入市头几年,其说明书从头到尾没有任何内容提示对人有副作用。几年后,说明书突然加上了“出现异常情况,应暂停使用”、“年老体弱多病者,应少使用”的模糊暗示。更恶劣的是,当受骗老人付完款后,专卖店卖手再偷偷地把一张印在粗糙薄纸上的《使用须知》塞进包装盒,另行告知“使用利德治疗仪会出现头胀、心慌、不适应”。显然,这是众多受骗老人受到了严重伤害才换来的提示。
  就是这样一种害人的造假产品,竟因职业行贿人王立堂而祸害了中国百姓二十多年!
  多家媒体报道,有的受骗者心脏受到损害,靠起搏器维持心脏跳动;有的受骗者引起全身血管硬化患上恶性高血压;有的受骗者耳朵被失聪;有的被弄成面瘫从此睁不开眼;还有被弄成脑血管栓塞致瘫的,以及导致上当受骗者心律失常、视力下降、肝功能破坏、血尿,以及血压、血糖升高等等各种极其严重的人身伤害。
  我们舅舅王德民曾是受害人之一。老人亲自到天津实地调查,从而掌握了天津利德公司造假的实锤铁证:天津三甲医院出具官方函和被冒充的专家胡学增教授本人均一致证实:王立堂在全国各地法院忽悠受害人的所谓《利德治疗仪临床验证报告》是其私刻该医院公章,冒充胡学增教授所伪造!对此,胡教授在给王德民的亲笔信中“表示深感震惊和愤怒”。
  王立堂是北京市东城区幸福家园的社会闲散人员,其人性之恶完全颠覆常人认知。只要哪里有受害人维权,王立堂就以“副总经理”的身份到各地法院行贿,把受害人往死里折磨,以此向利德公司索取犒劳。例如:
  《人民网-江南时报》曾报道,南京建康路小学退休女教师殷小萍使用利德治疗仪导致心脏反复骤停,多次昏厥倒地。法律规定:审理人身损害案件,受害人无需举证产品是否存在缺陷或质量问题。如果生产厂家如不能举证该产品对人无害,就必须承担人身损害责任(即:特殊举证责任)。殷老师将利德公司起诉到法院后,王立堂不仅把法官买通,还把老人的律师也买通。他们以(一般举证责任)“谁主张,谁举证”将老人折磨得痛苦不堪。最终,这位几次跟死神擦肩而过的受害老人实在打不下去官司,不得不放弃诉讼。事后,伤天害理的王立堂又让律师将全部诉讼材料销毁。可怜的老人家花去近十万元做心脏手术,不仅没得到一分赔偿,又白白搭进一万多诉讼费和律师费(老人已去世,可供家人电话)。
  我们舅舅王德民将造假者告上武昌法院,同样被王立堂折磨得吃尽了苦头,受尽了磨难。在法庭上嬉皮捣蛋的王立堂,每到起兴时就扮怪相、做鬼脸,双手捂眼,从指缝中欣赏受害人被其折磨的痛苦表情,常忍不住“扑哧”一声,趴在被告席上一抽一搐的笑得死去活来!王立堂和武昌法院的法官祝宏以摧毁人意志的手段硬是将老人折磨了两个春夏秋冬!(可提供法庭笔录)
  利德公司制假售假,敛财无数,仅固定资产就达七亿之巨!除了唐钢退休工程师李言庆因家人反复向有关部门投诉仅获一万元赔偿之外,全国各地不仅没有一个受害人获得赔偿,相反,一个个受害人又再次遭到王立堂对其身心摧残!
  制假售假是社会公害。多年来,我们舅舅王德民向有关部门寄出了二百多封举报信,可老人举报到哪里,王立堂就贿赂到哪里,并且一次次从中获取了我们家人信息。
  2010年3月,我们受舅舅之托在网上公开曝光了利德公司私刻医疗机构公章制假售假和长期雇请职业行贿人王立堂从事违法活动等一系列铁证。于是一夜之间,全国各地的利德治疗仪专卖店全部闭店关张,与此同时,各电视台广告也一并销声匿迹。至此,职业行贿人王立堂也因此“失业”断了财路。
  万万未料到,穷凶极恶的王立堂竟不择手段欲除掉掌握着大量证据的王德民。在手机实名制之前,王立堂曾多次在移动公司往其手机号充5元话费,修改服务密码,打印其通话清单,企图找到王德民住址。王立堂一番折腾未达目的,就经常发送极其下流的“每日一歌”对举报人不堪入目的辱骂。为免遭王立堂雇凶,我们只得让老爷子长期离乡背井。然而,不死不休的王立堂竟围猎司法人员,企图以公权力迫使其屈服。以下事实全部录音。
  2011年11月,北京东城法院周琳打电话王德民“只要你接受调解,什么都好说”。被拒后,周琳竟带着一法警横跨两省对其抓捕。周未找到王德民本人,又折返至武汉威胁其老乡(可双向核实);
  2013年7月,王立堂获知我们舅舅的二代身份证信息有变,东城法院刘艳则分别向其户籍地、原居住地和老乡处发出多张传票;
  2015年11月4日,该院010-87895281电话号码打给王德民的老乡,称“王立堂名誉权被侵犯”;
  2019年7月23日,一姓曾的东城分局警察打电话要求与王德民见面,被拒后,东城法院刑事审判法官宋晓鹏居然给王德民打去57分钟的威胁电话!宋以黑社会的口气威胁道:“你犯诽谤罪,你信不信,我分分钟就能(定位)找到你,我不像别人,我有的是办法弄你!”几天后,宋继续打电话骚扰王德民被拒接。(曾18518836850;宋010-84190287)
  以上威胁恐吓电话已全部录音。
  北京老人马小棣早十几年前就曾举报王立堂。这位年已八旬、原本与王德民素不相识的老人家受其之托,不顾年迈体弱,亲自到东城法院公示王立堂罪证,并拿到了法院的收据。老人家曾在法院门口举牌求见院长赵军,王德民也多次给赵军院长去信,请赵依法将王立堂移交公安机关立案。对此,赵不仅不见不理,相反,举报人王德民却被东城法院挂在网上追逃,现已达六年之久!
  王立堂犯罪证据分七大系列(共100多页含光盘)。这几十份环环相扣的铁证在东城法院炮制的两份判决书中居然没有任何内容,全部被其隐瞒!更恶劣的是,王德民是一个有近四十年工龄、多次被当地经委评为劳模的国企退休技工,而东城法院不仅在判决书中将其杜撰为无业人员,且隐瞒追逃原因。即:东城法院将王德民挂在网上追逃,其“案由”和“依据”两栏是“空白”或“暂无”!(已公证)
  人民法院本是惩恶扬善的国家司法机关,而东城法院一众司法人员却以司法公器对举报人进行无端迫害:威胁、恐吓、跨省抓捕、网上追逃,其迫害举报人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对此,该院监察室一谢姓(音)女士直言不讳:我们领导知晓此事,你去告吧!(已录音)
  征得马小棣老先生同意,笔者公开一大丑闻:当年马老先生到天津调查取证时,该造假私企不仅为其开酒店、派专车,还派小姐勾引马先生。在马离津时,还送上两个“治疗仪”(包装盒可装40-50万),均被马先生拒绝。在如今反腐持续高压态势下,北京东城法院赵军院长甘愿被职业行贿人围猎,赵军除涉嫌权钱交易之外,是否还涉嫌权色交易?
  在赵军一众司法人员保护下,天津造假者在沉寂了几年之后又开始在淘宝京东电商平台上偷偷地开店,继续重操旧业。现在,该造假私企只等着掌握其大量违法证据的王德民老人投降服软,就会再次在广电媒体上大做虚假广告,继续坑害广大弱势群体。
  为充分体现党中央反腐败决心,提升司法队伍纯洁性,请求纪检监察部门依法对涉嫌权钱交易的赵军展开调查为盼。同时,也敦促赵军主动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
  以上举报如有不实,笔者愿承担全部法律责任。请有关部门索取详细证据(含全部录音)。联系方式QQqq3526974146
  控告人:张厚彬 王磊

上一篇: 李杰倒卖茅台免受处罚,竟有二级巡视员为其护航
下一篇:山东墨龙控制权之争的背后:官商勾结 强取豪夺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