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正在办理中的刑事申诉书,请:大家拭目以待。

发布时间:2021-07-06 16:07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刑事申诉书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申诉人:丁振忠、男、1964年10月9日生、汉族、农民、初中文化。住山东省寿光市,文庙街文化名园小区5号楼、二单元301户。邮寄地址:山东省寿光市,文庙街文化名园小区5号楼、二单元301户。 电话:18805362533
  申诉人,因敲诈勒索一案。
  1、不服寿光市初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3)寿刑初字第105号判决书 。
  2、不服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3)潍刑二终字第78号裁定书。
  3、不服寿光市初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3)寿刑重初字第2号判决书。
  4、不服寿光市初级人民法院,作出的 (2019)鲁 0783刑审4号驳回申诉通知书。
  5、不服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20)鲁07刑申7号,驳回申诉通知书。
  申诉请求:
  1、撤销(2013)寿刑重初字第2号判决书,撤销(2020)鲁07刑申7号驳回申诉通知书,改判我无罪。
  2、还原真相,公开真相,为我恢复名誉。
  3、赔偿我的一切经济和精神损失费。
  4、一切在阳光下进行。
  申清事由:
  判决书中出具:丁振忠以向中纪委、国土部举报富氏公司用地违法为要挟,向富氏公司索要41万元,2011年10月,富氏公司通过侯镇党委支付丁振忠20万元,构成敲诈勒索罪、判刑七年。
  以上内容:自相矛盾。
  质问?
  一、《刑法》中有那条规定,向中纪委、国土部,实事求是举报问题,就是敲诈勒索的一种手段,是犯罪?
  二、证据证明,是寿光市侯镇党委书记卜庆华。代表政府提出:政府愿赔我41万元。41万元是从政府嘴中说出的,而不是我要41万元?
  三、物证,20万元支票上盖有“寿光市侯镇人民政府”的财务公章,难道政府成了贸易公司或地下钱庄,替富氏公司转账或洗钱?
  四、就是退一万步讲,这20万元就是加勒比海盗,通过侯镇党委给我的钱,我也无罪,毕竟侯镇党委代表着一级人民政府,通过政府给的钱成了敲诈勒索,政府岂不是在怂恿犯罪?
  五、富氏公司用地是真违法,还是假违法?证据说明一切:
  1、我有2009年6月15日,寿光市国土局答非所问违法出具:富氏公司用地答复意见书的证据。
  2、我有2009年7月27日,潍坊市国土局作弊出具:富氏公司用地复查意见书的证据。
  3、我有2009年9月22日,山东省国土厅揣着明白装糊涂出具:鲁国土资访核字(2009)第19号复核书。制造了省、市、县上下三级合伙作弊,共同出卖国家利益,人民利益,危害国家社稷架空中央的证据?
  卷宗中有以上三书证据,后面在我提供的证据材料中,也有以上三书复印件,你们找国土部鉴定一下,马上水落石出?
  六、2008年,富氏食品(中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付国平),为给潍坊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长(王琰方)受贿的一套房子洗钱(地址:潍坊市胜利东街,畜校对面,圣都花园,即潍坊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家属院,面积163平米,顶名户主,刘立营)。然后,富氏公司以给我工程作为诱饵,提出:富氏公司用这套房子,兑换我用农民工工钱顶账顶来的一套店面商铺房(地址:东营市步行街内,面积166平米)。结果,富氏公司根本没给我工程干,只是为了洗钱。此次换房,富氏公司造成我直接损失40余万元。潍坊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长(王琰方)受贿是犯罪,富氏公司董事长(付国平)洗钱是涉黑是犯罪,被判刑的竟然是受害人,法院这也太离谱了吧?
  案情简介;
  富氏食品(中国)有限公司,原名、山东富氏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氏公司。
  2008年,富氏食品(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付国平),给潍坊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长(王琰方)受贿的一套房子洗钱,诈骗我40余万元,我在上访讨债中发现:富氏公司行贿800多万元,2006年11月30日只花了568万元,就获得寿光市稻田镇,王望三村,价值三千多万元的土地三百亩。国发[2004]28号文件明确规定:“禁止非法压低地价招商”。2004年,山东省已实施划片定价,富氏用地片区定价10万元一亩,富氏占地三百亩,出让金应该是三千万。富氏却只花了568万元,用脚趾头想一想,没有腐败谁信?之后,富氏又行贿评估公司,评估该地1.2亿元 ,套取银行抵押贷款1亿元,之后又从1亿元中,拿出4000多万元行贿多个部门,离岸注册,股票上市,诈骗股民三亿多元,富氏一连串诈骗的本钱,就是靠行贿得来的,寿光市土地三百亩。我发现富氏一连串行贿、诈骗、及涉黑洗钱后。市委书记孙明亮怕富氏涉黑的真相暴露,找侯镇党委书记卜庆华向我提出:政府愿出41万元替富氏还钱。特别提示:41万元是卜庆华代表政府说出的,而不是从我口中说出的。 2010年1月6日寿光市国土局从小金库中给我了6万元,2011年10月6日侯镇党委从小金库中给我了20万元,2011年12月29日寿光市公安局从小金库中给我了12.2万元,三笔合计38.2元,离政府承诺的41万元还差2.8万元。 寿光市委并不是真心给我钱,以后对我多方打压,让我得不偿失,万般无奈我去北京上访维权。结果惹火了寿光市委书记孙明亮,于是,孙明亮就安排公检法,把侯镇党委给我的20万元拿出来,制造了一系列伪证,虚构了一个假案,说这20万元是敲诈勒索富氏公司的钱,将我判刑七年,未遂只是简单一提,并未加刑。整个案子就是个弥天大谎,典型的政治迫害案。
  (政府给的这三笔钱,我都留了证据,并附在后面)
  案子的真相:
  判决书中说:房子是我与中建八局郭秋安对换的,与富氏食品(中国)有限公司无关。 判决书纯属胡说八道,事实经过:2001年,我在寿光市宏源钢结构建筑有限公司,跑工程中认识了,中建八局的郭秋安,2007年春郭秋安给我打电话说:他在寿光市稻田镇,山东富氏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工地上,他中午要宴请富氏公司工程负责人,约我过去一块吃个饭。中午在吃饭中,郭秋安介绍我认识了,富氏公司副总于爱生,和富氏公司葛总工程师。葛总告诉我:下一步,我们公司有几亿元的不锈钢活,郭秋安与富氏公司的董事长(付国平)是同学,郭秋安的话就是付董事长话。于爱生告诉我:想干富氏的活?必须先给富氏做贡献,当时我在的寿光市宏源钢结构建筑公司不干不锈钢活,于是,我2007年7月1日,我向寿光市宏源钢结构建筑公司提出辞职,寿光市宏源公司副总魏光波与我谈话时说:丁振忠你再坚持二三个月,你东营的一个工程就完工,你可以得提成20万元。结果我为了富氏几亿的不锈钢活,我还是坚定的辞了职,去了能干不锈钢活的亚亨集团(原寿光市节能设备有限公司)上班。后来我花了几百元买了4盆花,捐给富氏新办公区,副总于爱生收下。以后葛总也用了我两次车出去旅游,费用全由我出。我的笔记本电脑及无线上网卡,(当时无线上网卡很时髦,一年2400元的上网费)葛总也要去用了。2007年下半年,我请于爱生、葛总、郭秋安三人的客,为了郑重一些,我特地叫上了亚亨集团副总刘金生主持,临走时葛总就给了我一份光盘图纸,让我报价,我交给了亚亨集团并报了价。
  2008年,郭秋安告诉我:付国平与潍坊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长(王琰方)是同学,交警支队住宅小区开发完后,开发商送给了王琰方三套住宅楼,其中、院内多层190平方的六楼(顶层)两套,沿街小高层六楼(共11层)163平米的一套,每平方米4000多元。王琰方自己不敢卖,找付国平全权处理,说白了:“就是付国平给王琰方洗钱”(注明:当时我不清楚,洗钱就是涉黑犯罪,十八大后才清楚)。郭秋安又告诉我,付国平又把这三套房子安排郭秋安全权处理,我看到郭秋安很为难的样子,我为了拿到富氏不锈钢活,我主动提出要一套,但条件是,我现在没钱,只有我在宏源钢构公司辞职时,公司往年欠我提成二十几万元,宏源给我了一套166.多平米店面商铺房,每平米4000元,价值66万元,房子归我,我卖后交公司40万元,余下的钱全是我的,(卷宗中有此卖房协议),我现在只能用此房对换其中的一套,郭秋安同意,并让我三套中挑一套,我挑了163平米的沿街小高层六楼这套,(地址,潍坊市胜利东街,畜牧学校对面,圣都花园,即潍坊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家属院,顶名户主,刘立营,可落实)我为了防止郭秋安谎报价格欺骗我,我与郭秋安签订了一份换房协议书,内容规定:暂定双方的房价都按每平方米3800元计算,对换后,实际市场价格低于这个价的一方,把差价补给另一方(这份协议书被公安局抄家抄去,不知卷宗中是否有该协议书)。我的房子当时还没办房产证,只有协议书,对换后第二天,郭秋安就把我的房子顶账顶了出去,我急忙到交警支队家属院打听该小区的房价,发现他们还有大量房子没卖出,公开要价每平米2480元,这样仅换房我就损失了26万元,我找算郭秋安,他说:富氏怎么和我说的价格,我就怎么告诉的你。后来,我给富氏公司的不锈钢活的报价也石沉大海,此时我发现,富氏是在故意欺骗我,根本没工程,只是为了给受贿房子洗钱。房子富氏公司骗了我26万元,加上我损失了在宏源钢构公司即将到手的20万元提成,这次我损失46万元。
  判决书中说:房子是我与郭秋安对换的与富氏公司无关,纯属颠倒黑白。事实:这次换房子,有一个永远无法改变的事实,富氏公司是最终受益者,我是最终受害者。我如果不换房子,等三年到2011年,我的房子涨价到了一万元一平米,我白赚120余万元。如果宏源公司等钱用,他收回房子或宏源公司提出他卖房子,那么宏源公司就必须先给我26.万元。是想?如果不是富氏提出给我几亿元的不锈钢活干,我能傻到:20万元的提成不要了,再赔26万元与郭秋安换房子?再说,富氏公司骗了我的钱,我就是向他们要钱,那也不是敲诈勒索,那也是正常追讨,最多算是民事纠纷。
  为什么政府给我钱:
  富氏公司董事长傅国平给交警支队长王琰方受贿的房子洗钱,本身就是违法,可富氏公司竟然还敢在我的家门口诈骗我,太嚣张了,是可忍孰不可忍,但为了找到富氏公司的犯罪证据,我还是隐忍了下来。 在以后的接触中,郭秋安告诉我:富氏公司用行贿方式,得到寿光市土地三百亩,后又行贿评估公司,评估该三百亩地1.2亿元,抵押银行贷款1亿元,于爱生告诉我:走关系办土地证,富氏公司花了1400万元。葛总工告诉我:富氏公司走关系花了4000多万元,股票海外上市融资三亿多元。
  我得到了富氏公司一连片的诈骗后,2009年5月22日,我以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合法公民的身份,用传真向山东省国土厅举报,富氏公司违法零地价,占用寿光市稻田镇,王望三村,土地三百亩的事实。
  2009年6月15日,寿光市国土局答非所问,违法出具、富氏用地答复意见书。 (卷宗中有此书证据,后面也附有此书证据)
  2009年7月27日潍坊市国土局作弊出具,富氏用地复查意见书,出具富氏公司占用寿光市、稻田镇、王望三村土地、299.48亩、总计花费568万元,具体1、土地出让金329万元。事实是:国土局用富氏土地证,手续费中的土地增值税冒充的土地出让金,富氏是2006年11月30日办的土地证,当时该地的正常出让金应该在三千万元至四千万元,依据国发【2004】28号文件规定“禁止非法压低地价招商” 富氏用地是一起标准的零地价非法出让国土案。 (卷宗中有此书证据,后面也附有此书证据)
  2009年9月22日,山东省国土厅揣着明白装糊涂 ,出具鲁国土资访核字(2009)第19号复核书,富氏占地三百亩,总计花费568万元,不是零低价、合 法,终结信访。制造了省、市、县上下三级合伙作弊、共同出卖国家利益、人民利益、危害国家社稷、架空中央的恶性事件。
  (卷宗中有此书证据,后面也附有此书证据)
  从潍坊市国土局的复查意见书上看,寿光市政府只收到了568万元,富氏公司却说自己拿出了1400万元,哪800多万元干什么去了?不用问, 落入各级官员的腰包。
  2009年下半年,我拿着以上违法三书,走访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回答:找纪委。走访山东省纪委回答:不管土地问题。走访山东省信访局、国土部回答:已经信访终结、不再受理。此时,公安局到处乱调查我,意在恐吓及毁坏了我的名声、我因此也失去了工作,失去了生活来源,贫困潦倒。侯镇党委则安排镇政府人员及我村两委,不断来到我县城的家骚扰,他们已经严重的侵害了我的人身合法权益,2010年1月6日我向政府提出侵权赔偿40万元,寿光市国土局代表市政府同意、并当场给了6万元。(判决书中有此6万元的说明)
  关于判决书中41万元的来历:
  2010年5月18日,我被叫到了侯镇党委,党委书记卜庆华对我说:他受市委书记孙明亮的安排、国土局当初答应给你40万元,却只给了6万元,他把国土局欠的34万元,他再外加一万元的利息合计35万元一次性给你,(41万元就是这么来的),要我第二天接到他的电话后,来侯镇党委取钱,晚 18时至20时,卜庆华的秘书用党委电话5361001与我家电话5191236,来回传真35万元保证书草稿多遍,直到定稿,第二天11时我接到卜庆华的电话说:市委书记孙明亮刚来过侯镇,又不让把钱给你了。之后卜庆华不但没再给钱,他还安排侯镇政府人员及我村两委成员,不断骚扰我家,严重干扰了我的正常生活,我恨透这些出尔反尔的官员。2011年10月4日11时,侯镇党委郑副书记和仉东片总支李书记,二人把我从家中接到寿光市党校宾馆,席间侯镇党委书记卜庆华,当着众人说“我以前即不认识你丁振忠,更不认识什么富氏公司,因为你的户口在侯镇,市委书记孙明亮才安排我给你钱”。2011年10月6日,卜庆华亲自把我从市区,接到侯镇党委他的办公室后,他的财务人员当场给我开了一张20万元农行支票、存根我填写生活费。在写收条时我出了点错,当时,我考虑写侵权费,有损政府的形象,我就友情变通了一下,写到:今收到侯镇政府帮助追回富氏骗款20万元。谁知公检法却借此大做文章,他们找侯镇党委书记卜庆华作伪证,说这钱是富氏公司的。找富氏公司副总于爱生,作伪证说这钱是、富氏公司委托侯镇党委垫支的,寿光市公检法串通真正的罪犯作伪证陷害无辜,无耻之极!证据:20万元支票上盖,寿光市侯镇“人民政府”财务公章,及侯镇党委书记卜庆华的法人私章,2011年10月7日,我在寿光市文化名园小区路口、农业银行,将该支票存在了我的银联卡上,可调查落实。
  我被判刑的真正原因:
  2011年12月18日 ,寿光市文化广场一家婚纱摄影门头房、在安装广告灯箱时、不慎引燃房内婚纱失火、当时失火点与公安局消防在同一条大街上、相距仅一公里、消防接到火警后、按正常出车并无大碍,不过小事一桩 ,但由于公安局严重渎职,本应该5分钟赶到的消防车,竟用了半个多小时(后来市局给核定为29分钟)结果酿成大祸,无辜烧死三十多人、事故发生后,市委书记孙明亮与公安局长孙亚峤二人、第一时间不去救死扶伤、而是积极去找省记者发布一死九伤的假信息,道德败坏到了极点!公安局多次非法乱调查我,意在故意毁坏我的名誉。因此,我想借机把政府承诺给我的41万元,当时还欠15万元向公安局追回,我就把部分真相发布网上,2011年12月29日刑警陈卫方,代表公安局答应把政府欠我的15万元给我,结果只给了12.2万元。还让我写救济款,我怕有诈,2012年4月3日我把该钱向山东省人民检察报了案,有举报下载密码、被公安局抄家抄去、可查山东省检察院存档。(证据:29日上午11点,陈卫方给了我2.2万元现金,又在寿光市中百大厦西邻、农业银行,他用我的名字,我的账号,他给我填写了10万元的存单,可查银行存款存根笔迹)。我认为这12.2万元,是政府承诺给钱41万元中的一部分、公安局则不这么认为、他们认为是我敲诈的失火封口费,我的案件是寿光市公安局主办的,我真正被判刑的直接原因,就是因为我拿了公安局这12.2万元。 (后面附12.2万元证据)
  寿光市公安局最初是想要我的命、没想交法院判我;害我性命失手后,不敢放我了,就仓促胡编乱造了一个罪名,所以罪名驴唇不对马嘴。
  证据:2012年8月20日下午、公安局预审大队长肖晰到看守所提我的监、进门后、他得意的对我说:丁振忠,现在我们随时可以把你弄死扔进下水道、告诉你大火烧死的人、我们已经通过车祸等方式、把他们的户口都处理完了。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我上午刚调了监室、与他们转嫁的失火责任人、江苏省个体装饰户王某同住一个监室、巧的是我与王某几年前就相识、只是近几年未曾见面、王某把失火的真相全告诉了我,王某说、失火时他并不在现场、是公安人员告诉他、仅烧死的人一项赔偿、市里就花费了1400多万元(当时市委书记孙明亮规定死一人赔35万至45万、所以得出烧死的人应该在35人左右)公安局很生气就抓起了王某、肖晰知道这一情况后、不得不暂时放弃害我的想法、这次是王某无意中救了我一命、以后我处处小心才走到今天。 (证据、在我未回监室前、肖晰就安排看守所调了王某的监室、查记录)
  2020年11月27日15时30分,寿光市政法委、公安局、信访局三部门,在寿光市信访局133室,在录像、录音设备下,向我回复说:公安局给你的12.2万元是救济款。
  当时我家住着三室二厅二卫140多平米的房子,开着丰田车,手上带着价值3万多元的欧米茄手表,需要救济吗?再说公安局又不是慈善机构,我也从没向他们申请过救济。很显然,政法委、公安局、信访局在集体说谎。我按国家《信访条例》规定向他们提出:“给我出具书面答复”被拒绝。
  请法院,让寿光市公安局解释给我的这12.2万元到底是啥钱?这可是我案子的关键焦点,他们说给我的是救济款,显然在撒谎,理由根本不成立,我也不承认,我没向公安局申请过救济,我当时也不需要救济。这12.2万元,公安局除了承认是政府承诺给我41万元中的一部分,没有第二条路可走,总不至于说我敲诈勒索公安局吧?
  现在: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铁案如下:
  1、2009年5月22日、我以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合法公民的身份,用传真向山东省国土厅正常反映,富氏公司违法,零地价占用寿光市,土地三百亩的事实。
  2、山东省国土厅,潍坊市国土局,寿光市国土局、三国土部门,关于富氏违法占地,他们制造了省、市、县、上下三级,合伙作弊,共同出卖国家利益,人民利益,架空中央,危害国家社稷的恶性事件
  3、寿光市委和公安局疯狂打击报复检举人,导致我失去工作、失去生活来源,贫困潦倒,严重侵害了我的人身合法权益,我向政府提出人身侵权赔偿40万元,政府提出:愿出41万元。
  4、寿光市国土局、侯镇党委、公安局、三部门,分别从各自的小金库中拿出、6万元、20万元、12.2万元,代表政府给我侵权赔偿金。
  5、寿光市公安局,检察院,法院,三司法部门,合伙作弊造假共同将侯镇党委的20万元,指鹿为马,强说是富氏的钱,恶意制造了这起冤案。
  申诉经过。
  2019年8月8日我出狱后得知:我的案子,实际就是寿光市委书记孙明亮,安排法院制造了一个弥天大谎!本想只是吓唬我,并没想真判我,法院给我胡编乱造了一个罪名,将我判刑七年,所以判决书驴唇不对马嘴。目的,只要我上诉中院就发回,来回拉锯,我什么时间服软了,写下不再上访保证书,什么时间放我,结果被我识破,第二次我没上诉,直接进了监狱,打乱了他们的计划,把寿光市法院送上了断崖的境地。
  我入狱后,寿光市法院二人,天天到我家去找我老婆,我老婆不见他们。他们就到小区物业找人传话给我老婆,说:弄错了,赶紧找丁振忠他老婆去监狱把丁振忠弄出来(有证人)。
  此法院二人,也到我老家村委找人说:谁和丁振忠关系好,赶紧去监狱把丁振忠弄出来(有证人)。
  2020年4月28日,我村主任到我家说:当初政府答应给你41万元,却只给了你20万元,你想要多少钱就可以私了。当时我只想拿到法院买卖法律的证据,就随口一说:60万元。4月30日,寿光市法院打印了一份承诺书,让我承认法院判决正确,从此息诉。手抄一份按手印后,给我了58万元,我留了全部证据 。 (58万元的证据附后面)。
  潍坊市检察院到监狱提出:给我三百万元求我出狱被拒绝!
  2014年腊月21日,潍坊市检察院驻狱检察室孙副处长一行二人,在监区教导员刘立华的陪同下,第五次来到山东省潍坊监狱九监区,找到正在服刑的我,当着监区教导员及干警的面对我说:“丁振忠,当初你要是上诉,中院一定判你无罪,别得理不饶人了,给你300万元出狱回家吧?”我不同意,我要求给我出具无罪判决书、被他们拒绝。潍坊市人民检察院到监狱提出给我300万元私了,山东省潍坊监狱近千名干警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是公开的秘密,可到监狱广泛调查。 见证人:刘立华现任山东省潍北监狱政委。
  山东省潍坊监狱对我的评价:
  我在山东省潍坊监狱服刑期间,2018年9月的一天,当时的监狱政委(现在的监狱长)王法军,找我谈话时说:丁振忠,自古邪不压正,不久前最高人民检察院来潍坊,我见到了给聂树斌翻案的检察官,我把你的情况反映给了他,你准备好材料,大约一个月后他来找你。我激动的不得了,可不知为啥,最高检的杜亚起检察官,一直未到监狱找我。证据:可找现任的山东省潍坊监狱长王法军落实,王法军是一个绝对与中央精神高度保持一致的领导!
  2018年11月的一天,我服刑的潍坊监狱九监区副教导员张光德,对我说,今天王政委在监狱干部会议上说:“首先肯定,丁振忠这个人绝对忠心拥护共产党,而且,思想觉悟都很高”。按山东省潍坊监狱的说法,我忠心拥护共产党却被法院判刑,岂不荒唐!
  (证据:可找当时任山东省潍坊监狱九监区副教导员张光德落实)
  2020年7月我申诉到了,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王勇,心知肚明,是个典型的政治迫害案,整个案情就是个弥天大谎,王勇为了把这个弥天大谎坐实,驳回我的申诉。
  中央提出:“任何法庭审判都要经得住阳光晒”。 希望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与中央精神高度保持一致,公平正义法律,作出一份经得住历史考验的结果。 提示:卷宗中证据是真的,只是原审判法官故意毁坏法律,不用真证据判案,而是用假口供判案。卷宗中的证据和我提供的证据,足以证明我的罪名不成立,希望贵院在法定的日期内结案,什么样的结果我都接受,只希望不要拖延日期。同时,我友情告知:我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寸步不让,我会寻求媒体帮助,把所有的案情真相,公布社会,搞得全国人民皆知,在轰轰烈烈的社会舆论监督下,我大张旗鼓的申诉,直到案子得以彻底平反昭雪。让所有参与毁坏法律者,都得到应有的惩罚,还社会一个风清气正,不取得完全胜利,绝不罢手。
  附证据:1、(2013)寿刑初字第105号判决书。2、(2013)潍刑二终字第78号裁定书。 3、(2013)寿刑重初字第2号判决书。4、 (2019)鲁0783刑申4号通知书。5、(2020)鲁07刑申7号通知书。 6、 20万元 盖有“寿光市侯镇人民政府”财务公章,的银行支票复印件,即判我有罪的荒唐物证。7、寿光市公安局给我的12.2万元证据。8、 寿光市法院给我58万元买卖法律的证据。9、2009年6月15日,寿光市国土局违法出具的,富氏公司用地答复意见书。10、2009年7月27日,潍坊市国土局作弊出具的,富氏公司用地复查意见书。11、2009年9月22日,山东省国土厅揣着明白装糊涂出具的,富氏公司用地复核意见书。12、身份证复印件。13、监狱释放证。
  注:1、政府承诺赔我41万元,三笔中的其中一笔:寿光市国土局给我的6万元证据,在判决书中。
  2、判决书中的抓捕经过是假的。2012年8月6日,我手持证据,署名检举材料,到了北京,准备向中纪委检举寿光市委书记孙明亮,违纪违法的一系列问题,不幸被山东省驻京办拦截软禁,后联系寿光市公安局进连夜京将我拉回,软禁二天半,没收并藏匿检举材料及证据六份(共计36张纸),2012年8月9日将我拘留,20日非法抄了我的家,抄走腐败官员违纪违法的证据材料上千份,并藏匿,至今我多次追要不给。希望贵院依法要求寿光市公安局,交出藏匿的这些证据材料。
  3、以权代法,操纵制造这起冤案的,原寿光市委书记孙明亮,2021年2月27日,在开会时被山东省纪委带走了。


  申诉人:丁振忠 2021年 5 月 6 日

  以上内容:是我给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申诉书原文。希望:媒体、律师介入。您想了解更多,欢迎加我的微信,电话:18805362533

上一篇: 请问河南省政法队伍教育整顿第五指导组组长郑伯阳同志何时有人联系我?
下一篇: 河南洛阳百姓资金被坑 中国六冶被举报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