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举报实名举报

发布时间:2021-07-07 04:17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最新情况举报
  关于黑龙江省绥化市北林区秦家镇政府与区水务局不作为,渎职,懒政!给富贵村与梨树两个村屯造成重大灾害。
  举报人:受广大被淹村民委托代表人孙玉红,女,身体证号232301197406014621,电话13555360757。谭福涛 男 懂本雨 男 现住黑龙江省绥化市北林区秦家镇富贵村五组,十二组。
  被举报人:绥化市北林区秦家镇政府(前任)书记张忠民。书记华政国,秦家镇派出所所长胡春光。
  被举报人:绥化市北林区水务局,局长马永斌。
  举报事项
  1、绥化市北林区水务局与秦家镇政府,渎职,懒政!给村民造成重大水灾,是村民的罪人。
  2、秦家镇派出所充当政府的打手对举报人打击报复。
  2003年富贵回水堤北侧决口,危及富贵村5组,12组,梨树村5组两个村屯,转移农户412户,人口1524人,淹没耕地5235亩,造成了极大的经济损失。2006年汛期和2009年汛期,每年投入了大量的人力,财力,物力,才保证了没有出现决口事件发生。防汛费用分别高达17万元,并且平时每年的维护费用达4万元。有镇政府(文件)证明。富贵回水堤是北林区防汛重点部位。2018年汛期张忠民没备任何防汛物资。汛期也没去现场,不管百姓死活。
  涨水时土地已被淹4天,无人过问,无奈被淹村民上访到市,市责成区,区把张忠民调来,接待时,被淹村民强烈要求启动强排站,张忠民说那得多少钱啊!就是不给启动,2015年经被淹村民上访,国家投资修建强排站改造,变压器增蓉增加两台大水泵,张忠民不给利用,富贵回水堤承担四个乡镇总排水危及,汛期每秒高达10立方米,回水堤内水位迅速上涨硬憋决口,都是张忠民一手造成的淹没300多垧地(5000)多亩。给村民造成严重人为的重大灾害。
  2016年绥化市北林区秦家镇政府与区水务局已给同村上访的村民朱林家被淹地的损失赔偿了12万元。
  2019年1月21日接待孙玉红时说:启动强排的原责,在汛期产生之后,顶托了,到灌了,才能启动。地淹没了启动有用吗?
  孙玉红一直没放弃维权,镇政府不解决问题,为了掩盖,导至农民受灾的情况,2019年张忠民指派村官,威胁,恐吓,扬言要抓上访人有(录音)证明。
  近期因举报政府对孙玉红进行打击报复。
  2021年3月17日下午4点多钟,我上地扣大棚,看有烧秸秆的,我也烧了一会,这时派出所的人来把我带到政府,后来又把我给放了,3月22日派出所所长胡春光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派出所,所长说不让我上访,在网上发表诉求也不行,发我就抓你(那条法律规定冤民不准发表诉求)?3月30日我在网上向有关部门反映问题,政府对我进行威胁恐吓,派出所所长两天来我家三次,拿着息诉罢访书逼着我签字,不签就已烧秸秆的事拘留我,还说:你告去吧,不签看我政府怎么收拾你,政府报案,北林区分局抓你,签字条件是给我5000元钱,说这是书记华政国给的,不写在息诉罢访书里面,想陷害我,受威协,惊吓,举报人侵食不安,夜不成寐,有(录音)证明。
  是政府管控不严,没有组织村上通知不让烧秸秆,有富贵村书记高玉宝在富贵村微信群里3月23号才通知,说咱们这头已发现零零星星烧秸秆的。派出所来了也没抓?有(微信记录)证明。3月17日到22日期间都有烧秸秆的有(视频)证明。以共产党的名义欺压百姓。影响他人正常生产,生活。已构成软暴力,违法犯罪。滥用职权!
  北水信处【2018】27号答复意见:三、调查核实情况里的。3,三条上水壕建设及堵壕不供水问题都是造假。
  1)三条灌溉已列入工程计划。2009年富贵村三条上水壕国家拨款和强排站闸门同时立项的,至今未修水泥壕。这笔钱那去了?全秦家镇都修水泥壕就富贵村5组12组不给修。
  2) 2010年赶上春旱,村民泡田大量用水时,北林区水务局因村民上访进行恶意报复,已收水利费为由,受灾已经给村民减免了,还收什么水利费?用钩机把壕堵死,派人昼夜看守,不让农民用水,把水白白浪费掉,(有拍照)证明,导至水稻减产。堵壕不供水问题《水法》《黑龙江省水利工程管理条例》的法条里,那条规定:把水废掉不让农民用的,当务了春耕,导至水稻减产。
  3)每年被淹之后都到各户调查被淹了多少地,救济款一分都没有得到?
  4)国家投入大量资金修建改造,三节楼的强排站保护农田,回水堤北侧是梨树马站的水必须排进回水堤内,到汛期不给利用?回水堤北侧的土地还是被淹。
  2018年孙玉红家耕地半垧地绝产,四垧多地大幅度减产,孙玉红家上有老下有小就靠这点地养家糊口,供孩子读书,逐级反映,纪检调查不了了之,在镇,区水务局,市,省相续请求政府给予解决,互相推诿。推托责任。

  孙玉红为此事四处求告。不但没有给予相解决,有被派出所拘留两次,限制人身自由,被不法官员,绑架,恐吓,威胁到当地串通不法警察对我非法拘留,2015年8月4日,在北京因为寄信件被警察带到大巴车后,被送至(马家楼的救济中心),打击报复,被一伙不法警察殴打维权人,把朱林打倒在地,孙玉红受到惊吓,心脏病和胃病复发,被不法警察强行抬上车,押回当地强制送拘留所,造成孙玉红胃病无法治愈的状态(有医院的诊断书)证明。(有证人)证明。路程中36小时之多,威胁,惊吓。现在丧失劳动能力,靠药维持生命。难道农民土地应该人为受灾吗?难到是敌我仇恨吗?上一任书记造成的严重后果,这一任书记还要打击报复举报人是为那般?要这样迫害。

  请上级领导追究责任。
  请求水镇政府与区水务局的多年不作为,弄虚作假,经济问题腐败,导至最基本的农田排涝问题都得不到解决,多年被淹,给村民造成经济损失和粮食减产。
  请上级领导明查,追究责任。
  举报人:受广大被淹村民委托代表人:孙玉红
  2021年6月10日

  

 举报实名举报



  

 举报实名举报



  

 举报实名举报

上一篇: 时代天逸无预售证卖房欺压百姓
下一篇: 续五:再诉昆山市法制办副主任陆圣奇的公德与品行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