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江阴市月城镇个别领导人涉嫌利用职权残酷迫害外地来江阴投资的商人王建舜

发布时间:2021-07-07 08:21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关于江阴市月城镇个别领导人涉嫌利用职权残酷迫害外地来江阴投资的商人王建舜事件的调查报告

  事件的概况

  2006年,本案主要参与者李星良在月城镇投资兴建了江阴和新国际纺织品原辅料市场,该市场占地面积126亩,建筑面积八万六千平方米,建有988家店铺。
  市场建成后,李星良以签合同具有法律保护的形式向全社会公开承诺:无论什么人,只要买了他的房子,他可以当场签合同终生包租房子并支付租金。租金水涨船高,每年按房价的百分之八支付。这应该是非常高的租金。包租五年期满后,他按买房子的120%合同价高额回购房子。
  高价回购房屋,支付高价租金,签合同有法律保护,十年就赚一间黄金铺。李星良精心编织的谎言让买主信以为真,988家店铺很快被900多个业主买走。大部分买主为了能把买到的房子尽快租给李星良收取租金,买房子的时候不去银行按揭,而是用现金一次性付清。如此一来,无形中增加了买主的经济压力,为以后的群体聚众闹事埋下了种种隐患。
  李星良开张大吉,他精心炮制的美丽谎言不仅让他卖房赚了巨额资金,而且把房子转租他人也获取了巨额资金。
  所有买了李星良房子的业主很快发现自己被李星良给骗了,从买下李星良房子并和他签订租房合同那一刻起直到今天,十五年的时间过去了,李星良不仅没有高价回购他们的房子,而且从未支付过大部分业主一分钱的房租。如今房子急剧贬值,有的业主花二百多万买的房子如今降到十万块钱都没人要。
  被李星良害惨了的房主开始愤怒了,于是多次集体走上街头要求政府给个说法。月城镇人民政府在红头文件中针对业主上街要求政府给个说法的事件解释说:江阴和新国际纺织品原辅料市场于2006年启动,一直处于半停业状态,难以兑现店铺户主租金收益承诺,每年引发群访涉稳事件。
  一位店铺户主一针见血的指出:李星良一门心思为了骗钱,因为只有通过骗,钱才能来的快,因为钱来的太容易,所以他根本没有心思去经营和管理市场,从而导致市场从最初的半停业状态到了今天的完全衰败。李星良是让900多户店铺业主惨遭重大经济损失的罪魁祸首。月城镇政府之所以多年来公然置受害者的诉求而不顾,视国家法律为儿戏,一直坚持不调查不惩处李星良的犯罪事实,其根本的原因只有一条,那就是政府里有贪官在利用职权极力保护他。
  这个户主说的话是否准确我们不能下结论,但李星良做虚假广告失信于民,让900多个买主蒙受重大经济损失,一直没有得到法律的追究则是事实。
  从2006年到2018年5月的12年时间里,曾先后有四家公司来投资经营管理这个市场,但均因为人为的干扰而宣告失败。店铺户主的情绪由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转换成越来越大的愤怒,全体店铺户主对李星良和月城镇主要负责人更加痛恨了。江阴市群访涉稳的形势开始变的愈发的严峻,大有一触即发的趋势。
  幸运的是,这种极危险的形势因为上海商人王建舜的到来得到了有效的缓解。
  年近六旬的王建舜虽然身材矮瘦,但意志刚强。他心地善良,为人忠厚热情。因为坚信人民政府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所以他执意不听从家人和亲友的强烈反对,在月城镇主要负责人热情的劝说下,孤身一人离开上海温暖的家来到月城镇投资兴建市场。
  因为他是孤身一人来到月城镇这块异乡土地投资经商,人生地不熟的他为了能更好的管理和发展市场,没有从上海带来自己培养出来
  的管理团队,而是服从政府的安排找了几个江阴当地人和市场店铺户主当市场物业管理人员。按照政府干部的说法是,这种人事安排有两大好处:一,安排当地人进市场当管理人员是增加了月城镇的就业人数。二,聘请店铺户主当管理员有利于市场店铺户主之间的相互沟通。
  让忠厚老实的王建舜万万想不到的是,正因为自己这一服从政府安排的善良之举让自己掉进了贪官精心埋设的陷阱里,从而遭到了牢狱之灾,白白损失了一千七百万元的投资款。(注:一千七百万的支出每一笔都有据可查)
  2018年5月下旬,在月城镇政府提供了一系列的承诺和保证后,王建舜和李星良签订了转让市场的协议,市场更名为江阴市沪澄农副产品综合交易市场,王建舜全权负责市场的经营和管理。
  根据所有的资料证明,李星良交给王建舜的市场因为长年失修,下水道堵塞,消防笼头生锈不能使用,电线老化,墙面贴砖全面脱落,
  垃圾遍地,污水横流,苍蝇蚊虫肆虐,臭气熏天,令人作呕。市场的
  店铺十室九空,一派不堪入目的凋敝衰败。
  面对疮痍破旧的市场,王建舜决定先改善市场环境,于是从六月份开始斥资整修市场环境,短短的五六个月时间里,新盖五千多平方米的水果蔬菜交易大棚,对所有的消防管道、排污管道、电路、自来水管做了彻底的维修和更换,安装了监控设备,对很大一部分破烂房屋进行了整修,对每家店铺前的广告做了维修,给每家店铺和公共场道安装防雨棚,铺设水泥路,新建水泥地面停车场,新建市场小公园,新栽绿化树近千余棵。
  所有的整修项目加起来共花费一千七百多万元钱,这些钱全部是王建舜一个人支付的。
  王建舜花巨资整修市场的做法让市场变了模样,变成了一个有活力的新市场,很短的时间内便有一百多个外地商户闻风而来与市场签订了租房合同开始营业,有照片和录相证明,曾经有那么几天的时间,市场上挤满了来考察和洽谈业务的商户,用人山人海来形容那种场面并不为过。
  一千七百万元巨额资金花掉了,市场改造初见规模了,外地来租房做生意的商户越来越多了,昔日破烂凋敝的市场开始活跃兴旺了。月城镇主要领导人认为把王建舜赶出月城镇,把他全权经营的市场夺过来的时机成熟了,可以对他动手采取行动了。
  于是,在市场尚未正式开张营业前,一系列针对他的行动开始了,先是他从上海带来的一辆一百多万元的奔驰轿车被一把火烧成废铁,当地消防部门认定不是人为纵火,拒绝立案侦察。奔驰公司认为是人为纵火,但无权立案侦察。该案至今仍然是个悬案,王建舜损失严重但无处申告。
  烧毁汽车的行动是偷偷摸摸见不得人的,但政府打击王建舜的行动则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公开进行的。
  市场小公园是镇领导提议建设的,否则王建舜完全没有必要花费这笔额外的支出。小公园建成没几天后便被镇领导派人强行拆除。
  市场近千余绿化树是经镇领导同意后王建舜花钱购置并花钱雇人栽种的,刚刚栽种完便被镇领导派人强行拔掉。
  这一系列行动全发生在王建舜刚花钱整修好市场但市场尚未正式开张前的时间段里。王建舜对此十分不理解。他不明白月城镇主要负责人对自己的态度为什么招商前和招商后截然不同?为什么短短三个多月的时间变的那么迅速和无情冷酷?
  一个镇政府干部的提醒解开了王建舜心中的谜团,镇政府干部偷偷告诉王建舜说,因为王建舜来月城镇三四个月了,不懂规矩,一直没有按以往的惯例好好孝敬主要负责人,从而惹恼了他,所以他决定把王建舜赶出月城镇,把他投资一千七百万元钱改造好的市场夺过来交给李星良管理。
  得知事情的真相后,王建舜心里不由自主的感到万分的恐惧。他知道自己已年近六十岁,身材矮瘦,手无缚鸡之力,孤身一人背井离乡在月城镇这个异乡独自打拼,既无权无势又无后台,天高皇帝远,根本不是月城镇主要负责人的对手。于其坐以待毙等死,不如及早多做一点防范措施,以保让自己能安全撤离月城镇平安返回上海家中。
  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为了能使自己尽量减少一点经济损失,王建舜开始有意识的放慢发展市场的速度。于此同时,为了防止由他招
  商来的商户因为他被打击而受牵连,经济上蒙受损失,他在市场商户微信圈里发了一条目的是提醒大家注意的微信:市场已死,准备后事。
  这条微信的发布时间是王建舜刚刚耗资一千七百万元整修好市场,而市场尚未正式开张营业之际,由此不难看出王建舜当时的心情是多么的悲哀和无助以及无奈,处境是何等的危险和艰难。
  市场已死,准备后事,这条仅有八个字的微信又一次激怒了月城镇主要负责人,因为这条微信提前暴露了他那见不得人的行动计划。
  于是,在他的亲自策划和指挥下,打击和迫害王建舜的行动开始升级了。
  2018年12月,王建舜整修好市场的第三个月,江阴市商务局正式批文同意王建舜设立沪澄农副产品综合交易市场。
  在此,必须要特别强调指出的一个问题是,虽然王建舜的市场没有正式开张营业(注:在商务局没有正式批文同意前均不能称之为正式营业)仍处于招商阶段,但王建舜主动向国家交了六十多万元钱的税,这种现象在当今的商业市场上是绝无仅有的。
  王建舜为国家交税所做的贡献功不可没,绝不允许被人随意抹杀,他主动为国家交税的功绩应该给予高度的支持和赞扬。
  就在江阴市商务局正式下文同意王建舜成立沪澄农副产品综合市场十几天后,月城镇主要负责人亲自主持召开了政府会议并下发文件,认定王建舜是黑社会和恶势力。月城镇政府的文件中明确规定:为防止王建舜全身而退(注:这句话很重要,彻底暴露了他们整人的目的)政府专门成立有综合执法局,经发局,派出所等多个部门共同参加的工作组,工作组的任务是全面搜集摸排证据,固定证据(注:这里用的是搜集而不是收集,一字之差,意义截然不同,搜是主动出击,要在鸡蛋里面挑骨头)镇政府在文件里要求经发局负责调查王建舜的税务情况(注:在市场没有正式营业前王建舜便已主动交了六十多万元钱的税。如今又组织专门的力量来调查他的税务情况,这个调查明显是别有用心的)。
  针对月城镇主要负责人给王建舜强行设定的黑社会和恶势力的罪名,法律专家一针见血的指出:月城镇主要负责人有害人之心和整人之术,但没有法律知识。他所设定的罪名不仅荒唐之极和可笑之极,而且还是愚蠢和低劣之极!稍微有一点法律知识的人都知道:黑社会是指为获取非法利益,有一套与法律秩序相悖的非法地下秩序的有组织犯罪团伙,根据法律规定,有比较稳定的组织,人数众多,有明确的领导者,有此较固定的成员,内部成员之间有严格的身份等级和分工才能定为黑社会。
  王建舜年近六十岁,性格本分老实。孤身一人来月城镇花费了一千七百万元钱投资市场,他有那个必要去组织黑社会吗?他孤身一人从外地来月城镇只有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连当地话都还没有完全听的懂,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本事在短时间内组织起一个黑社会?
  在月城镇人民政府为防止王建舜涉黑涉恶后全身而退(注:镇政府文件里如是说)而下文件成立工作的第二天,李星良,陆建华,张志刚等多人(注:这几个人的情况将在后面介绍)便齐集月城镇派出所共同汇报,举报,反映(注:这三个用词摘自公安局的询问笔录)
  王建舜的犯罪事实。罪行很多,也很吓人,如:挣了一千八百万,不认真管理市场,整天在市场寻欢作乐,给儿子买了一辆一百多万的轿车,来江阴不是为了发展市场,而是为了圈钱,收取高价物业费等。
  综观这所有的罪行,没有一条能与黑社会和恶势力沾上边,于是乎,精通法律的月城镇派出所把王建舜涉黑涉恶的罪名更改为敲诈勒索罪,正式对王建舜在2018年12月份所犯下的敲诈勒索罪进行立案侦察。而那时的王建舜因为江阴市商务局的批准文件没有下达,正忙于花钱改造市场和招商引资,能忙里偷闲去犯敲诈勒索罪,这既不合乎常理也不符合逻辑。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一个年近六十岁的老人带着巨额资金孤身一人从国际大都市上海来到江阴市月城镇这个小镇子敲诈勒索比他年轻力壮的当地人,天下有这样蠢到极点的犯罪分子吗?
  有一个问题必须要严肃的指出来以视正听,江阴市检察院的起诉书里只认定王建舜犯罪所得金额为二万元人民币。真实的情况是,这二万元钱是店铺业主交的房租,王建舜没有采用任何暴力行动和不正常的非法手段去收取这二万元房租费。
  舍弃一千七百万元巨额资金去敲诈勒索二万元钱,被判有期徒刑一年零八个月。王建舜的犯罪代价真可谓是太高太大太不可思议了!
  因为二万元钱被判刑坐牢,王建舜一千七百万投资款全部血本无归,从而导致他一贫如洗。
  像江阴市这样的投资环境,还有人敢来投资吗?

  2019年5月21日,王建舜被江阴市公安局抓获,次日被刑事拘留。
  “被抓获”这三个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字不是本案调查人员所虚构的,而是江阴市法院一审判决书的用词。在法院判决书上不用被传唤三个字而用被抓获三个字,这足以证明了江阴市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在侦破、公诉、审理王建舜案件时均都采用了有罪推定而不是无罪推定。
  按照法律规定,对涉嫌犯罪的人应该先传唤后拘留。事情的真相是,月城镇派出所在未出示传唤证和有效证件的情况下直接把人抓进派出所,固定在审讯椅上长达一天一夜不能动,这期间不能上厕所,从而导致王建舜这个年近六十岁的老人尿失禁。
  经二维码验证,江阴市公安局刑事侦察卷宗里出现的传唤证是王建舜被刑事拘留后补办的。把人先刑事拘留后再补办传唤证,江阴市公安局弄虚作假,侦办王建舜案件时严重的违反了法律规定,必须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另外,月城派出所也是在没有出示传唤证和有效证件的情况下把王建舜的儿子王煜强行带到派出所限制其人身自由一天一夜,其传唤证也是事后补办的。
  月城派出所从一月份开始侦察王建舜的犯罪行为到五月份把他抓获,中间有五个多月的时间,小小的市场取证容易,而且案情并不复杂,仅仅只是一个老头子没有动手打人、没有张口骂人、没有用暴力行为强迫人、没有用暴力言语威胁去敲诈人,月城派出所完全有充足的时间给王建舜和王煜办理传唤证,但他们执意不办,由此可见月城派出所的办案警官的法制观念是多么的淡薄,办案时是何等的任意妄为。如果容忍这种严重违犯纪律的现象存在,势必会彻底的颠覆和毁坏人民警察在人民群众心中的光辉形象!

  2019年6月13日,王建舜被刑事拘留20天后,沪澄农副产品交易市场近一半的店铺户主为了保障业主和商户的利益,为了市场可以继续发展下去,联名摁手印给月城镇政府,认为沪澄公司不是一个黑社会组织,没有对商户有任何暴力胁迫和欺诈的行为。请求政府把他们的意愿转达给公安机关,希望公安机关早日释放王建舜或者给予取保候审。
  实事求是的讲,由于王建舜投资沪澄市场仅仅几个月后便被公安机关抓获坐牢,他还没有时间来认识这些店铺户主。他被刑事拘留后,那些素不相识的店铺户主没有落井投石,主动联名给政府写请愿书,请求公安机关早日释放王建舜或者给予取保候审。这件事充分说明了公道自在人心,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人民群众是能分清楚是非曲折和事情真相的。
  每一个执政官员都应该懂得一个最简单和最基本的执政理念,那就是:民心是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月城镇人民政府公然置人民的意愿而不顾,公然违反人民对政府有诉求政府必须在规定的工作日之内给予答复的有关规定,自始至终没有给联名写请愿书的店铺户主们一个字或一句话的答复。这已经不是简单的行政不作为的问题了,而是政府干部在人为的制造社会不安全不稳定的因素,人为的制造人民群众与政府之间的矛盾,对这种严重违纪的错误绝对不允许听之任之,坐视不管,必须给予严肃处理,给人民群众一个满意的答复。

  王建舜被刑事拘留关押在江阴市看守所后不久,月城镇人民政府公然派月城派出所警官顾惠刚带着社会人员窦坤仁两次堂而皇之的进入戒备森严的江阴市公安局看守所,强迫王建舜无条件的放弃市场。他们威胁王建舜说:如果他不答应无条件的放弃市场,他不仅本人会被判重刑,他的儿子也会被关进看守所判刑。
  (注:关于自己被政府指派带社会人员窦坤仁进看守所和王建舜交谈市场的事情经过,顾惠刚本人已写了书面说明,窦坤仁在法院开庭审理案件时做了证词)。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所有的问题全都一目了然的清楚了。月城镇主要负责人之所以利用职权两次更改罪名(注:涉黑涉恶罪改为敲诈勒索罪)不用传唤证强行抓获王建舜。强行把他固定在审讯椅上长达一天一夜不能动,从而导致他尿失禁,强行把他关押进派出所。不用传唤证强行把他的儿子带进派出所限制人身自由二十四个小时。这一切的一切最终目的就是要强行夺取王建舜已经投资一千七百万元钱,已经形成初步繁荣的沪澄农副产品综合交易市场。其用心之歹毒,其手段之卑劣不仅令人发指,令人痛恨、而且还令人鄙夷!
  月城镇主要负责人滥用职权强行侵占民营企业,严重违法,罪不可恕,必须以法惩处。
  月城派出所警官顾惠刚利用职务之便带社会人员窦坤仁进入看守所内威胁被羁押人员,强迫交易,严重违反了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不得非法越权干预经济纠纷的规定,应依法惩处。
  江阴市公安局看守所让社会人员进入看守所内威胁被羁押人员,强迫交易,这一行为严重违纪违规,应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并给予相应的处理。


  江阴市公安局的违法办案让王建舜这个年近六十岁的老人成为全中国第一例,而且也是唯一的一例,自己花了一千七百万元巨额资金离家去外地寻衅滋事,没有一分钱非法所得,没有和任何人有吵过嘴,没有骂过人,没有打过架,没有聚众闹过事,没有行凶斗过殴,没有一个被害人的身心健康受到损害,没有一个人的财产受到损失,在超期羁押一年多后被判刑坐牢一年零八个月,刑满释放半年多二审一直没有开庭审理,案件现仍处在一审阶段的寻衅滋事犯罪分子。

  起诉书内容,具体犯罪事实分述:
  2018年8月至2019年5月间,被告人王建舜明知被害人俞骏不肯将商铺租赁给自己,仍将俞骏所有的19幢102号租赁给胡国防
  用事实说话
  江阴市公安局询问笔录
  时间:2020年9月25日15时20分至15时51分
  地点:江阴市公安局月城派出所
  询问人:任果,工作单位:月城派出所
  被询问人:吴建华,男,户籍所在地:江阴市徐霞客镇
  问:你以前在江阴市沪澄农副产品综合交易市场是做什么工作的?
  答:我之前在江阴市沪澄农副产品综合交易市场做两项工作,一是就市场发展存在的问题与政府沟通,向领导请示汇报。二是和市场的业主沟通,通过电话等方式联系业主,是否有意向与市场签约租赁商铺,做业主的解释工作。
  问:(民警将业主花名册提供给吴建华看)你看下,上面登记19幢102业主姓名张彦媛(俞骏的妻子),在后面备注栏登记同意,你回忆下当时是什么情况?
  答:(仔细看后)这上面写的同意二个字是我写的,我是通过上面的电话打给对方的,当时我就市场向业主说了租赁条件,对方应该有这个意向的,不然我不会在这上面写同意的。
  问:法院到时要求你出庭作证,你有何想法?
  答:我是不会出庭作证的。
  问:你以上讲的是否属实?
  答:属实。
  以上笔录我已看过,和我讲的一样,吴建华(手印)

  事情真相:
  吴建华是江阴当地人,也是沪澄农副产品交易市场的商铺户主之一和业主代表。因为王建舜是孤身一人来江阴投资的,新来乍到,人生地不熟,为了工作便利所以就听从月城镇领导的建议,聘请既是当地人又是市场商铺户主以及业主代表的吴建华到公司工作。负责联系业主是否有意向与市场签订租赁商铺的工作。
  因为吴建华既是当地人又是市场商铺户主和业主代表,他和王建舜非亲非故,所以他的证词应该是真实可信和合法有效的。他的证词足以证明在俞骏的商铺被租赁一案中王建舜既无错更无罪,因为王建舜是按公司的工作规定和惯例,在看到业主花名册备注栏写有同意两个字后才将俞骏的商铺租赁出去的。
  另外,王建舜刑满释放后,俞骏在杭州索菲特酒店513房当着五个人的面,亲口对王建舜说是吴建华在租赁房子的问题上欺诈了王建舜。他说的是欺诈而不是欺骗,其目的是说吴建华的人品很坏。吴建华的证言和俞骏对吴建华的评价足可以推翻检察院认定王建舜明知俞骏不肯将商铺租赁给自己,仍将商铺租赁给胡国防的罪名。
  本案如果有人有罪的话,那这个人就是吴建华,因为他亲笔写的同意二字才导致本案的发生。
  注意:江阴市公安局在本案的取证方法和对证据的使用与马爱芳占用张燕商铺的取证方法和对证据的使用既有共同之处又有不同之处。共同处就是两个案子除了被害人俞骏和张燕的证词之外,每个案子分别只有一个证人证言,那就是俞骏商铺被租赁案的证人吴建华和张燕商铺被马爱芳占用案的证人马爱芳。不同之处的是,江阴市公安局只采用对王建舜不利的马爱芳的证言而不采用对王建舜有利的吴建华的证言,江阴市公安局这种做法的目的为了什么不言而喻便可知道的一清二楚。其目的只有一个,一定要有罪推定把王建舜判刑坐牢。
  另外,此案也是在无人举报的情况下,江阴市公安局先是在五月份把王建舜刑事拘留,然后在六月份才派人去杭州找俞骏取证。
  无人举报,先抓人后取证,江阴市公安局严重违反了无罪推定的法律规定。

  起诉书内容,具体犯罪事实分述:
  2019年2月至3月间,被告人王建舜明知被害人劳文夫不肯将商铺租赁给自己,仍随意将劳文夫所有的21幢120号商铺提供给马爱芳使用。
  这个案子不值得一驳,因为唯一的证人就是非法侵占他人商铺的马爱芳。而马爱芳的证词是在王建舜被江阴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后做出的,所以做的肆无忌惮,敢公开作伪证。
  没有任何犯罪行动,没有非法获利一分钱和没有一点好处的王建舜成了罪犯。
  非法侵占他人商铺并获利的马爱芳摇身一变则成了打击犯罪分子的英雄,这种黑白颠倒的丑恶现象在中国是绝不允许存在的,必须予以严厉打击。江阴市公安局利用犯罪分子的伪证来打击一个守法公民的违法行为必须予以严惩!

  起诉书内容,具体犯罪事实分述:
  2018年10月,王建舜明知被害人陈继华不肯将商铺租赁给自己,仍占用了陈继华的商铺放市场内物品。
  事情真相是,因陈继华作假证,一审法院已驳回检察院对王建舜的这条指控。陈继英作假证应依法惩处。



  起诉书内容:
  2018年下半年,被告人见市场墙砖脱落,遂统一安装了了雨棚,并以小户每间2000元,大户每间3000元的价格向业主收取费用。
  用事实说话:
  公安局询问笔录:
  时间:2019年6月27日14时
  地点:江阴市公安局月城派出所
  询问人:顾惠刚,工作单位,月城派出所
  被询问人:李占保,性别,男
  问:我们想了解一下你在月澄农副产品市场做工程的情况,请你如实向我们反映。
  答:2018年6月20号左右,我公司和江阴沪澄农副产品综合交易市场公司签订了一份工程合同,双方约定按照做多少工程量结算的。后来我们通过双方核算,商铺门头雨棚共做了6842.018平方,公共过道大棚做了842.10平方。王建舜已经支付给了我168万元钱,双方签了字。
  问:你以上讲的是否属实?
  答:属实。

  事情真相:
  王建舜自己掏钱做公益善事亏损160万元钱,他是真正的被害人,不但无罪而且有功。

  具体事实:
  2018年下半年,生性善良的王建舜刚刚进入市场没多久,发现市场各家商铺的墙砖因长年失修脱落严重,担心掉下来砸伤人,另外,商铺门前没有雨棚,下雨天影响做生意,于是发善心自己掏了168万元钱为市场的公共通道和每个商铺安装了雨棚,极大的方便了业主和顾客的进出。让王建舜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这一充满大善的爱心之举竟被江阴市公安局定为罪行,让他足足坐了一年零八个月的监牢。
  让真实的数据来验证王建舜究竟是一个犯罪分子还是一个充满爱心的守法公民?
  购置雨棚:168万元钱。
  市场仅有一百多个店铺。
  如果每个店铺都交雨棚费,大棚小棚加起来平均计算下来只有二十多万元钱。
  如此计算,王建舜亏损140万元钱。
  真实的情况是,那些被江阴市公安局认定为被害人的商铺户主没有一个人交雨棚费,因比,王建舜白白损失了近160万元钱。
  关键的问题是,王建舜明明知道市场只有一百多个商铺,即使每家都交了雨棚费,那还不够自己投资的零头,尽管知道自己损失严重,但充满大爱之心的王建舜还是毫不犹豫的花了168万元钱为市场统一安装了雨棚。
  一本清账,不算不知道,一算都知道,至此,谁是好人谁是犯罪分子应该一目了然了。
  江阴市公安局个别人公然置铁的事实和证据而不顾,视国家法律为儿戏,精心设计和制造冤案迫害守法公民王建舜,罪不可恕,必须依法严惩不贷。
  1142年1月27日,一代名将岳飞和儿子岳云一起惨死在风波亭。韩世忠质问秦桧:“岳飞犯了什么罪?”秦桧回答:“莫须有。”
  拿王建舜和岳飞相比不太恰当,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罪名:莫须有。所不同的是岳飞惨死,王建舜坐牢,他人没有死,但落下了一身病痛。

  起诉书内容,具体犯罪事实分述:
  被害人陆建华被迫交纳物业费,雨棚费,共计29040元。案发后,被告人王建舜将脏款29040元退给被害人陆建华,被害人陆建华表示谅解。(注意:起诉书说的是案发后被告人王建舜将脏款退给被害人陆建华。本案的焦点是案发后和退脏款这两个可以定罪的问题。)
  经调查后有确凿的证据证明,起诉书中所说的案发后绝不是什么笔误,而是江阴市公安局,江阴市检察院个别人精心制造伪证、蓄意陷害王建舜。

  用事实说话:
  公安局询问笔录:
  时间:2019年6月10日15时35分至16时27分
  地点:江阴市公安局派出所
  询问人:徐挺,任果,工作单位,月城派出所
  被询问人:陆建华,性别,男
  户籍所在地:江阴市澄江镇澄南村
  问:你讲一下你之前被王建舜强迫叫(交)了物业费,雨棚费的情况?
  答:我被王建舜强迫收取了雨棚费,物业费总共是29040元。2019年3月份王建舜将23040元退给我,剩下6000元钱算作三年的物业费,按照李星良之前的标准收取,我想想也行,就算作物业费。2019年6月2日(注:王建舜被公安局刑事拘留后的第二个月)京东物流跟我提前解除租约,我就去向市场方(注:其实是王建舜的儿子)要这个6000元钱,他们就在6月6日将这笔6000元钱还给我的。
  公安局的询问笔录,白纸黑字,真实有效。
  上面明确无误的记录着王建舜早在案发前两个多月的时间就已经把23040元钱退还给了陆建华,剩下的6000元钱经双方商定按照王建舜没有接手市场前李星良经营时期的物业费标准折算成三年的物业费(注:按三年时间的折算已远远低于李星良时期的收费标准,这是陆建华强迫王建舜这样做的。)
  法律专家认为,王建舜收取陆建华的29040元钱完全是合法收入,因为陆建华享受了物业的服务就必须应该依法交纳物业费,故意一分钱都不交就是犯罪。
  退一万步来讲,王建舜收取的物业费就算是非法所得,但他早在案发前两个多月已经把钱退还给陆建华,其行为不仅仅是中止行为,而且是自动中止行为,是刑法鼓励的行为。
  案发前和案发后,仅仅是一字之差,但性质和意义则完全不同。
  案发前归还,是主动归还,不是犯罪行为,是刑法鼓励的行为。
  案发后退还,是被动行为,是犯罪被抓获后退出的脏款。
  江阴市公安局和检察院个别人公然置铁的事实而不顾,故意把案发前已归还的事实改写成案发后退的脏款,其目的和动机很明确,就是蓄意制造伪证把守法公民王建舜定罪判刑入狱坐牢。

  事情的真相是:
  陆建华是敲诈勒索的犯罪分子,王建舜是真正的被害人。
  请看下列事实:
  陆建华既是江阴当地人又是市场商铺店主,家族势力全在江阴。
  王建舜年近六十岁,身材矮瘦,孤身一人从上海来江阴市月城镇投资经营市场只有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举目无亲,人生地不熟。
  把陆建华和王建舜放在一起相比较,不用多说便能分清楚谁是强者,谁是弱者。
  在此要特别强调指出的一个问题是,陆建华交的23040元钱的物业费,不是他一个人的店铺物业费,而是包括他的外甥刘枫在内的两家店铺的物业费。
  先交23040元钱的物业费后又利用当地人的权势强行收回,陆建华涉嫌犯罪。
  强迫王建舜以低于以前的收费标准收费后,又毫无理由的单方面毁约,强行要回已交的6000元钱物业费,陆建华涉嫌犯罪。
  享受物业服务却不交物业费,陆建华涉嫌犯罪。
  综上所述,根据实际调查的结果,完全可以认定王建舜被判刑入狱一案是人为制造的冤假错案。

  制造冤案的原因和目的
  据几十名知情人士举报:该案是开发商李星良勾结个别腐败分子利用职权设计陷害的冤案,其目的是侵吞王建舜一千七百万元投资款。

  江阴市月城镇政府的问题
  一、在王建舜刚刚接管市场仅仅几个月,市场正处于试营业阶段已经交税六十多万元,投资一千七百万元改造市场的情况下,秘密成立工作组,全面收集固定王建舜的罪证。
  二、王建舜被公安局刑事拘留后,派公安局警官带社会人员进
  入看守所威胁强迫王建舜无条件转让市场。

  江阴市公安局的问题
  一、违反无罪推定之法律原则,用有罪推定之方法办案,先定
  罪并三次更改罪名:涉黑涉恶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继而又先抓人后取证。
  二、超长期一年多羁押被害人王建舜。
  三、制造伪证。
  四、警官带社会人员进入公安局看守所威胁强迫被害人王建舜无条件转让市场。
  王建舜 联系电话:13524388878
  身份证号码:330321196506020917
  2021年6月4日

上一篇: 江西省宜春市袁州区政府权大于法,知法犯法,暴力违法强拆!
下一篇: 被拆迁户遭遇暴力逼签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