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爸爸在湖南省肿瘤医院感染超级细菌失去生命过程(转载)

发布时间:2021-07-07 08:35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爸爸在湖南省肿瘤医院感染超级细菌失去生命过程(转载)



  今年5.1期间,爸爸和家人到衡阳一所医院探望病人,突发胆囊炎,住院打针消炎,照片偶然发现肺部有一个小结节,弄不清是恶性还是良性,衡阳医院的医生都劝他在衡阳把这个小结节用微创手术切除,因为是小手术,衡阳医院完全有这个技术。

  爸爸经常听说“北协和南湘雅”,看到湖南省肿瘤医院牌子的前面注有“湘雅医学院”,便信了这是湘雅医院,决定在这里手术切除小结节。手术前,做了各项检查,光检查就做了近一个星期,从CT各项检查结果看来,都很正常。最后做了麻醉评估,医生都觉得爸爸适合手术,并且多名医生说这是小手术,做了就没事。我们为了保险起见,在医生的建议下,一个社会公司主动和我家人见面,做病灶三维立体定位。因为是社会公司,本来几百块钱的三维定位要价3800元,爸爸为此和该公司的业务员吵了几句,但手术医生说该公司是医院经过竞争筛选才进医院的放心公司,爸爸一看手术医生说话,便不作声,老老实实交了3800元。

  5月20日,爸爸安排在第三台手术,这个小手术居然做了5个多小时,爸爸从手术室里面直接推到了四人间普通病房,从监测数据来看,各项指标正常。21日早上,爸爸明显看起来气色不错,我们都给亲友打电话告知手术很成功,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护士要爸爸咳痰,我爸爸用力咳出来的痰不多,并且是粉红色,爸爸有点害怕,怀疑肺部哪里在渗血。但大家都说手术后痰里带血是正常现象,手术哪有不出血的呢?

  22日,爸爸开始有点说胡话,又有点发烧,护士也来测了温度,烧得不高,大家都又以为手术后有点发烧也很正常。22日下午,爸爸的呼吸急促起来,护士给爸爸加大了供氧量,血氧有点忽高忽低,心跳加快超过100次,但基本保持在90多点。医生护士开始有点急了,叫爸爸用力咳痰,但爸爸头冒虚汗,咳嗽几下就没劲了。

  23日凌晨3点左右,爸爸突然大喊一声说“我不行了!”把氧气罩拼命放在嘴巴上,医生把爸爸送进ICU,照片一检查,双肺全白,重症肺炎,生命垂危,ICU医生说,救活的可能性极小,并且要花费大量钱财,极有可能人财两空,并委婉建议放弃。这一消息晴天霹雳,我嚎啕大哭,跪地要求医生抢救,不要担心钱的事,医生说一天的费用大概在25000元甚至更多,并且要自费,我满口答应,叫医生赶紧救治我爸爸。

  医生进去抢救,我天旋地转,休克晕倒在ICU门口。醒来后,担心身体不好的妈妈出事,强忍着恐惧赶过去给妈妈量血压,叫妈妈吃降压药,安慰妈妈说爸爸没事,在抢救。然后到ICU门口痛哭等待,空荡荡的大厅只有我一个人在哭,我一直从凌晨三点哭到五点,忘记了害怕,忘记了孤单,我一边哭,一边朝ICU门口磕了三个头,给挂在墙上的医生照片磕了三个头,朝着医院门口磕了三个头,我和爸爸感情极深,害怕爸爸走,我爸爸虽然73岁,但人显得很年轻,根本不像个老头,我不敢相信他会有事。

  到了23日上午八点左右,医生又出来说爸爸情况暂时稳定,用着呼吸机,但很不妙,让我有思想准备。不久医生检查出来的结果让人目瞪口呆,我爸爸在医院感染的细菌是世界级难题,多重耐药的超级杀手,并且还感染了两种,一个叫鲍曼不动杆菌,一个叫肺炎克雷伯菌,感染这两种细菌,生还的希望微乎其微,救治要花很多钱,医保不报销,且只有10%的治好希望。我救父心切,决心毫不动摇,我和妹妹到处求人借钱,只要爸爸能治疗好,用世界上最好的药,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但是,无论怎么用药,情况总是反复棘手,湖南省肿瘤医院的医生也显得很无奈,结果就是只有把爸爸拉回老家作罢。

  我没有放弃任何救治机会,我在网上看到湘雅医院附二院呼吸科全国有名,连忙托关系找到湘雅医院附二院重症室RICU,求医生收治我爸爸,附二院医生被我救父的诚心感动,答应收治,于是我爸爸转到了湘雅医院附二医院,医生问我经济条件怎么样,我咬紧牙说,钱肯定紧张,我们兄妹俩原来条件还可以,但为了为救我爸爸,已经要倾家荡产了,看能不能尽量开医保内的药。医生说,医生又要给病人治病,又考虑省钱,好难(大概意思)。停了一下又说,我们会尽量把药物放到医保内,说完走了。有一个朋友对我说,医保内难有救命的药,你都转院到了附二,就不要在乎钱了,这里是湖南最好的呼吸科。我和妹妹一听,一边找人借钱,一边用信用卡刷钱,内心既悲伤又恐惧又无助,白天到处借钱,晚上就在租住房里面哭,又不敢让妈妈看到听到。

  到了湘雅医院附二院,附二院几乎所有专家来给我爸爸会诊,期间,由于亲友相助,武汉同济医院,广州医大附一医院,世界各国在医院工作的中国同胞,纷纷关心我爸爸的病情,分析如何用最好的方案救治我爸爸,在世界范围内找药,但是,在用药过程中,爸爸的病情时好时坏,按住这头浮起那头,让医生手忙脚乱,身体各种数据难尽人意,警钟频频,我家人精疲力尽,白天晚上难以安眠,活在无尽的焦急恐惧之中。

  终于,艰难救治21天后,爸爸倒在RICU。在最后那一刻,我哭着跪在RICU谈话室外边,求医生不要放弃,两次抢救后,宣告无效,以我爸爸失去生命而告终。

  从手术到生命结束,21天的艰难救治,一般家庭难以承担的巨额花费,耗费了大量的社会关系,牵动了全国乃至全世界医疗资源,多位顶级专家助力,都没有扼紧我爸爸在湖南省肿瘤医院感染的两个超级细菌。我活生生的爸爸,到湖南省肿瘤医院做微创手术,直着走进去,横着抬出来。

  我从武汉赶到长沙,好像不是来给爸爸治病的,而是来跟活人奔丧的,给活人花了几十万,然后领一个停止呼吸的人回去。巨大的悲恸打击,不仅让我家人天旋地转,也让亲友无法接受,病倒一片。特别是我妈妈,因为接受不了打击,精神出了严重问题,抢救我爸爸以失败而告终,给爸爸办完丧事精疲力尽后,儿女又来救治我妈妈。我本来好端端的家庭,因为湖南省肿瘤医院的不负责任导致我父亲死亡,全家都处在水深火热中。

  我爸爸在湖南省肿瘤医院感染死亡,医生给出的理由是:手术已经签字了,病人应该知晓手术风险并承担不利后果。我爸爸在医院感染令全世界闻之色变的多重耐药的超级细菌,是因为我爸爸抵抗力弱,免疫力差所导致,医院细菌多得很杀不完,为什么那么多手术病人没有感染而你爸爸感染了?

  而我们家属想要说的是:这么剧毒比癌症还可怕的超级细菌潜伏在湖南省肿瘤医院,从来没有人告诉我们家属感染超级细菌的严重性,我们以为所谓细菌感染,打针消炎就可以好,根本不知道这种细菌一旦感染就会不治很快丧命。要是知道湖南省肿瘤医院有这样剧毒的细菌存在,我们完全有条件选择别的医院手术或者不手术,怎么会选择到湖南省肿瘤医院手术?

  医生给病人做了各项检查,是符合手术要求指标,家属才同意手术的。手术是依据医学科学的判断,医院检查的指标符合手术家属才会放心把人交给医院,病人到医院手术治疗是为了治好病,相信科学,绝不是听天由命。手术有风险,但风险一定是微乎其微,把微乎其微的风险做成100%的死亡事件,叫家属如何接受?医院假如说70岁以上老人有大概率死亡风险,我爸爸无论如何不会在湖南省肿瘤医院做这个手术。我们签字同意手术,是基于对医院医术的信任,明知道医院有恐怖的超级细菌,为什么还要给我爸爸手术,这不是谋财害命吗?

  我爸爸73岁了,医生当然知道老人容易感染超级细菌,为什么还要把我爸爸放到普通病房增加感染风险?感染后三天才发现病人严重感染,延误病情导致一发现就是不治。假如第一天就发现,就不可能导致如此严重的后果。

  人民至上,生命至上,人命关天,我们全家要求湖南省肿瘤医院给一个能让人信服的说法。同时,也对全社会特别是湖南人提个醒,湖南省肿瘤医院潜伏比癌症还毒的超级细菌,是超级杀手,到湖南省肿瘤医院做手术,要慎重考虑选择。个人认为,湖南省肿瘤医院有这样的超级细菌,应该停诊整顿,不能放任下一个悲剧的发生。

  原文链接:https://mbd.baidu.com/newspage/data/landingsuper?context=%7B%22nid%22%3A%22news_9408023413962358569%22%7D&n_type=-1&p_from=-1

上一篇: 请问中共中央组织部涂兴军【中共党员】怎么可以于2004年38岁退休
下一篇: 游黄河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