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法官故意违背庭审事实判案真的没人管吗?

发布时间:2021-07-08 01:13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七台河大地商品混凝土有限责任公司诉七台河市程成非晶合金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重审一审案号:(2017)黑0902民初825号。

  我想通过本帖文把本案原审一审和重审一审的庭审事实公之于众,让全社会都来关注和讨论一下,民事判决书[(2017)黑0902民初825号]关于本案基本事实的认定是不是故意违背本案庭审事实?是不是故意隐匿或隐瞒原告在本案庭审过程中已经提供的证据?

  民事判决书[(2017)黑0902民初825号]对当事人争议的事实认定如下:本院认为,双方当事人之间没有订立书面买卖合同。原告送货地点为案外人山庄,与被告单位无关。原告无其它证据证明双方存在买卖合同关系,仅凭增值税发票确认双方存在买卖合同关系证据不充分,故对原告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1、民事判决书[(2017)黑0902民初825号]认定,原告送货地点为案外人山庄,与被告单位无关。该认定与本案原审一审和重审一审庭审查明的事实明显不符。

  (1)、被告代理人在本案原审一审时陈述,“本案往山庄送的混凝土是原告方的”(见原审一审开庭笔录第9页12行)。因此,被告代理人承认,原告是本案案外人山庄工地所用混凝土的出卖人。

  (2)、本案证人李学军在本案原审一审作证时有如下证言:“……,我是来证明被告方给我发的货,我签的字,……,当时在被告方是管理施工现场的,……,公司给发钱,我接收到这些混凝土了,用于山庄工地(见原审一审卷宗第76页1-4行)。”该证言已经证实,案外人山庄工地所用混凝土是被告单位提供的,李学军是被告单位员工,李学军当时以被告施工现场管理人员的身份接收原告交付的混凝土用于山庄工地。

  (3)、在本案重审一审法庭举证时,原告提供的发票(见重审一审开庭笔录9页第12-19页行),已经载明了被告所购买货物种类、数量、单价和总价,载明了购买方为被告,销售方为原告。

  在这里,我要进一步说明一点,在本案重审二审法庭举证时,被告代理人刘杰对发票质证时说:当时发票的事,我妻子说过他们给开个发票,我说这是结算凭证,证明他们收到货款了。我当时只是认为开发票是对我们有好处的。我们没有告诉王海涛以我们公司名义。

  审判长问:当时张丽华拿到发票时没说过名头不对的事儿吗?

  被告代理人刘杰回答:没有(见重审二审卷宗第52页第8-9行)。

  被告代理人刘杰的回答已经明确证实,张丽华拿到发票时承认发票所载明的购买方名称和销售方名称是正确的,被告承认自己是本案山庄工地所用混凝土的买受人、原告是出卖人。

  (4)、被告代理人在原审一审复庭时陈述,“我们的钱已经付给王海涛了,对方开具的发票我们已经收到,发票出具单位是原告,名头七台河市成程非晶合金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见原审一审卷宗第79页10-12行)。“(发票)王海涛送来的,......按照发票开具的金额付给王海涛(443立方米混凝土款)141760.00元,......”(见原审一审卷宗第79页17-20行)。因此,被告承认自己是案外人山庄工地所用混凝土的买受人。

  综上所述,民事判决书[(2017)黑0902民初825号] 关于“大地公司送货地点为案外人山庄,与成程公司无关”的认定与本案上述庭审事实明显不符,该认定明显缺乏证据证明。上述证人证言和被告代理人的陈述已经充分证实,案外人山庄工地所用混凝土是被告单位提供的,李学军是被告单位员工,李学军当时以被告施工现场管理人员的身份接收原告交付的混凝土用于山庄工地。同时,被告也承认案外人山庄工地所用混凝土的买受人是自己、出卖人是原告。

  令当事人不解的是,原告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案外人山庄工地所用混凝土的买受人是被告、出卖人是原告,但是,民事判决书[(2017)黑0902民初825号]为什么不予认定?“大地公司送货地点为案外人山庄,与成程公司无关”与本案庭审事实明显不符,并且缺乏证据证明,但是,民事判决书[(2017)黑0902民初825号]为什么予以认定了?

  2、民事判决书[(2017)黑0902民初825号]认定,原告无其他证据证明双方存在买卖合同关系,仅凭增值税发票确认原、被告存在买卖合同关系证据不充分。该认定与本案原审一审和重审一审庭审查明的事实明显不符。

  (1)、民事判决书[(2017)黑0902民初825号]对原告提供的送货单叙述如下:原告的送货单41张,证明被告签收并使用了原告公司的混凝土,被告公司车间主任李学军进行验货签收,送达李学军指定的山庄。由此可见,原告为了证明原、被告之间存在买卖合同关系,已经向法庭提供送货单。

  (2)、根据本案重审一审庭审笔录,原告已经提供了送货单(见重审一审开庭笔录第5页16-18行)、发票(见重审一审开庭笔录第8页第12-19行)、李学军证言(见重审一审开庭笔录第6页5-10行)和被告的陈述(被告承认混凝土款是自己付给王海涛的,见重审一审开庭笔录第7页第7行)等证据,用来证明双方存在买卖合同关系。

  综上所述,民事判决书[(2017)黑0902民初825号] 关于“原告无其他证据证明双方存在买卖合同关系,仅凭增值税发票确认原、被告存在买卖合同关系证据不充分”的认定与本案重审一审庭审笔录记载的事实明显不符,该认定明显缺乏证据证明。民事判决书[(2017)黑0902民初825号]关于原告提供的送货单的叙述和本案重审一审的开庭笔录已经证实,原告并不是只以增值税发票来确认原、被告存在买卖合同关系。

  令当事人不解的是,原告以送货单、发票、李学军证言和被告的陈述等证据确实、充分地证明了双方存在买卖合同关系,但是,民事判决书[(2017)黑0902民初825号]为什么不予认定?“原告无其他证据证明双方存在买卖合同关系,仅凭增值税发票确认原、被告存在买卖合同关系证据不充分”与本案庭审事实明显不符,并且缺乏证据证明,但是,民事判决书[(2017)黑0902民初825号]为什么予以认定了?

  3、根据本案原审一审已经查明的事实,发票能够证明原告与被告之间存在买卖合同关系。

  (1)、被告代理人在本案原审一审时陈述,“本案往山庄送的混凝土是原告方的”(见原审一审开庭笔录第9页12行)。因此,被告代理人承认,原告是本案案外人山庄工地所用混凝土的出卖人。

  (2)、本案证人李学军在本案原审一审作证时有如下证言:“……,我是来证明被告方给我发的货,我签的字,……,我接收到这些混凝土了,用于山庄工地,……,2014年8月左右,都用于山庄了,四百四十多立方,……,用于修建山庄里的通道,2014年9月份以后,董玉奎找老板结算完。(见原审一审卷宗第76页1-4行)。”因此,本案证人李学军已经证实,被告购买原告交付的(四百四十多立方)混凝土用于山庄工地。

  (3)、被告代理人在原审一审复庭时陈述,“我们的钱已经付给王海涛了,对方开具的发票我们已经收到,发票出具单位是原告,名头七台河市成程非晶合金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见原审一审卷宗第79页10-12行)。“(发票)王海涛送来的,......按照发票开具的金额付给王海涛(443立方米混凝土款)141760.00元,......”(见原审一审卷宗第79页17-20行)。因此,被告承认原告开给自己的发票,承认自己是案外人山庄工地所用混凝土的买受人。

  在这里,我要补充说明一点,在本案重审二审法庭举证时,被告代理人刘杰对发票质证时说:当时发票的事,我妻子说过他们给开个发票,我说这是结算凭证,证明他们收到货款了。我当时只是认为开发票是对我们有好处的。我们没有告诉王海涛以我们公司名义。

  审判长问:当时张丽华拿到发票时没说过名头不对的事儿吗?

  被告代理人刘杰回答:没有。

  根据被告代理人刘杰的回答,被告承认原告开给自己的发票名头正确,承认自己是本案山庄工地所用混凝土的买受人、原告是出卖人。

  综上所述,原告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被告承认自己是案外人山庄工地所用混凝土的买受人,承认原告是案外人山庄工地所用混凝土的出卖人,承认原告开给自己的发票名头正确、并且以原告开具的发票作为自己付款的依据。

  令人当事人不解的是,本案庭审事实已经确实、充分地证明了,发票能够充分地证明原告与被告之间存在买卖合同关系。但是,民事判决书[(2017)黑0902民初825号]为什么不予认定?

  通过本帖文,我想请教专业律师和法学专家,民事判决书[(2017)黑0902民初825号]关于本案基本事实的认定,是不是明显缺乏证据证明?是不是在故意违背本案庭审事实?是不是在故意隐匿或隐瞒原告在本案庭审过程中已经提供的证据?

  通过本帖文,我非常恳切地请求专业律师和法学专家能够给我提供帮助和指点,我一定要弄明白民事判决书[(2017)黑0902民初825号]认定的本案基本事实是不是公正、公平?法官故意违背本案庭审事实判案是不是属于枉法裁判的情形?法官故意判错案真的没人问、没人管吗?

  附注:判决书下来后,我问过主审法官,判决书认定的事实为什么与庭审事实不符?主审法官笑了笑说,这是中院的意思。


  

 法官故意违背庭审事实判案真的没人管吗?



  

 法官故意违背庭审事实判案真的没人管吗?



  

 法官故意违背庭审事实判案真的没人管吗?



  

 法官故意违背庭审事实判案真的没人管吗?

上一篇: 是谁纵容了贪腐
下一篇: 一个铁路遗孀给成都铁路局领导的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