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主页 > 新闻 > 解读 >

一个铁路遗孀给成都铁路局领导的

发布时间:2021-07-08 02:29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尊敬的成都铁路局的领导:
  您好!我不知道我写的信能否到一个领导的手中,如果您看到这封信,请耐心地看完一个铁路职工遗孀一年多来诉求无门的血泪史。
  我是成都客运段成客集经商贸有限公司列车长孔祥忠的爱人官建英,是西昌一名普通的小学教师。我的爱人孔祥忠年1月2号晚上乘火车到攀枝花上班就再也没有回来,对于他的具体工作时间我一无所知,后来才得知他是1月6号晚上七点多钟下火车,那天晚上没有回西昌的火车,他得在攀枝花的集体宿舍住一个晚上,弟儿他早上才能坐火车回西昌。在1月6号的晚上,因为之前他们工作群里有人体育,晚上一起聚餐,让他和正车长范丽蓉分别通知各值班组的成员,聚餐的目的有两个:一是我爱人要调到其他组当正车长,二是依照惯例车组团年。当天晚上,他回不来家,单位也没有食堂,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职工总是要吃饭的。
  就在1月6号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我接到了车长范丽蓉的电话,说我爱人在金江铁路医院抢救,期间我无数次和范丽蓉联系,要求转院到攀枝花最好的医院,甚至做出了转院过程中出现任何意外,不要她和医院承担任何责任的承诺,但是她依然无动于衷,就在我凌晨一点多钟赶到医院的时候,眼睁睁地看着一条年轻的生命在没有任何抢救设备,甚至连氧气罩都没有的医院走了,没有看我一眼,没有留下一句话。而且从一起聚餐人的证词中,我老公是晚上九点多钟发病,为何我要等到十一点多才接到他们的电话?谁是杀害我老公的真正凶手?苍天有眼,即使我今天没有找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老天会放过他们吗?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2020年1月7号早上,在没有任何领导在场的情况下,把人拉到了西昌,从来没有想到把他的遗体作为和单位和同事谈判的砝码,他那么好的一个人,对工作兢兢业业,对同事和和气气,他已经走了,我怎么忍心再折腾他,即使这一年多,我一次次地撕裂伤口为他讨一个公道,依然没有结果,我也不后悔当初的做法。我只是想不通啊,在一条年轻的生命面前,单位的领导和同事会如此地冷漠?在我老公灵前做出的承诺,为何转身就是另外一种态度,对于失去至亲的孤儿寡母,采用欺骗的手段,他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我的老公走后,单位没有给他发一张讣告,没有给他送一个花圈,1月8号下午,客运段的崔建军副书记带着一群大小领导在我老公灵前承诺,单位会上报工伤,并提供铁路职工工作性质特殊性方面的佐证材料,在场的亲戚朋友都认为单位已经做到这一步了,是一个有人情味的单位,所以,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单位和同事能尽心尽力地上报工伤材料,如果大家都尽心尽力,即使认定不了,我也不会责怪任何人。
  谁知,从头到尾都是一场骗局,领导到场的目的就是忽悠家属尽快把人安埋,他们的任务就完成了,就在那些丧尽天良人上报的材料:我老公是下班正常退乘回家,车上没有任何人看到他在车上有任何不适,没有一点有利于上报工伤的材料中认定不了工伤。就这样我从行政复议、到一审、到二审,即使在法院取证的材料中无法明确界定铁路职工上下班的准确界限,也证实了我老公在车上有很多不适的症状,但也无法胜诉,因为一个普通的老百姓要和三大部门打官司,其中还有来自单位的重重阻力,这无疑是以卵击石。如今还变成了客运段领导口中的,已经走了法律程序,为何还要找他们?是啊,为何要走讲理讲法的愚蠢途径?他们就要让我明白在他们单位是不能讲理,不能讲法的。
  尊敬的铁路局领导,一年多的时间,我从情,从理,从法的角度走到了今天,我已经无路可走了,期间,我找过领导,交过材料,没有人理我,我已经找不到继续活下去的理由。至今,我瘫痪在床的七十多岁的婆婆依然不知道我老公离开的消息,天天打电话询问他儿子为什么不给他打电话,不去看她?我们只能骗她,老公去非洲支援了,联系不上。昨天,6月27日是我老公的生日,我婆婆打了一天老公的电话,我已经把她拉进了黑名单,因为我没有办法接她的电话,从昨天到今天就不吃不喝,要去客运段找人,不带她去吧,我们不可能看着他一直绝食饿死?带她去吧?又怕哪位大领导说漏了嘴,那婆婆发生意外,谁来负责?人心都是肉长的,生而为人,应该有最起码的良知吧?他只有47岁,是我们家的天,也是铁路部门的职工,为什么单位对待一条生命会如此冷漠?
  无独有偶,在春节期间,老公曾经的同事杨某某,因为抑郁症在家自杀了,我不知道当时家属是怎么和单位协商的,单位会如此慷慨地赔偿,难道单位对其死亡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尽快用钱解决?在这里,我无心打扰死者,也不会去撕开同病相怜的家属的伤口,去了解事情的真相。难道就因为我们当初不吵不闹?难道这个单位就要把人逼得活不下去,才会有领导站出来给我一个公道?
  恳请铁路局领导能以人为本,亲自过问一下这件事,从头到尾,我的做法和诉求都是合情合理的,是可以向社会公开的,到今天,我依然相信在共产党领导下的老百姓也是诉求有门的,也相信铁路局有领导能帮帮我这走投无路的弱女子,参照先例,给我一个公道,也告慰逝者的在天之灵,在冰冷的法律、条款下,还会有一丝温情。
  (以上内容,除了领导在老公灵前的承诺,其他都有佐证材料。)
  孔祥忠爱人:官建英叩谢
  2021年6月29日凌晨

上一篇: 法官故意违背庭审事实判案真的没人管吗?
下一篇: 赣州市教育局光天化日之下滥权无视党纪国法充当黑保护伞,谁来管管?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